jqg06优美都市异能 鑑寶天師 起點-第175章 老淚縱橫熱推-v0xfm

鑑寶天師
小說推薦鑑寶天師
“嘶…”
巷道尽头,一位女孩穿护士服,身姿婀娜,面容姣好。
她脸色僵硬。
绕过张小玲和杨曼曼,不断打量着血腥的小巷,来到江凌云跟前。
“怎么搞成这样?”
“本来还想逗逗你…”
江凌云不断审视着她。
如果没有记错,她应该是二院的护士,当初自己住院时,就是她负责。
她怎么在这?
又是为什么…
会和杨曼曼、张小玲在一起?
“我好看吗?”
张丹娇笑的花枝乱颤。
凝眸望着江凌云,伸出香舌,轻轻舔抵鲜嫩欲滴的下唇。
“别乱想,她们俩被坏人抓进二院,当时场面很乱,我趁机把她们救出来的。”
“领着她们的那个女孩,好像叫…刘思瑶?”
江凌云双眸微抬:“她在哪?”
“求我。”
张丹神色妩媚,伸出白皙小手,勾着江凌云的下巴。
但很快。
她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傻子,逗你呢!”
“这么严肃干嘛?”
“我刚才报了警,把那些坏蛋都抓走了。”
江凌云冷漠的看着她。
又望向杨曼曼。
杨曼曼稍微迟疑了下,轻轻点头。
“嗯…”
“他们已经被警察带走了,我们没事。”
“你们怎么搞的,用不用去医院?”
江凌云根本没有听。
“多谢。”
他收回目光,刚才的严肃、郑重,马上变作急切。
“他们受伤很重,麻烦你…”
张丹傲然挺胸:“没问题!”
那副模样…
分明是在引人犯罪。
“阿兵。”
“送阿宁他们过去。”
阿兵点点头,几个人立刻抬着王恩泽、黄柏帆跟阿宁,朝巷道外走。
“你不去?”
临走前,张丹又把整条小巷,看了个遍。
“还有那个女生…”
“以及这些人,不能都这么扔着吧?”
江凌云撅起一侧嘴角,笑的非常僵硬。
“多谢关心,不过警察应该会处理。”
好心当成驴肝肺!
张丹翻了个白眼:“那行,我走了啊!”
转身之后,心里把江凌云骂了个遍。
什么人啊?
虽说是正当防卫,不会出什么事,可他也不注意点影响!
而江凌云…
目送张丹远去,心中惊异愈发浓郁。
好厉害的女人!
方才他望着杨曼曼时,已经靠双眼的“附身”与“回溯”能力,得知了她们的遭遇。
如陈友云所说,两人组织游行、被混混砍杀四散,又被刘思瑶抓到二院,等江凌云送上门。
本该万无一失,谁知…
张丹洞察力极强,身手更是可怕!
轻易看穿刘思瑶等人的身份,又以一己之力,将所有人降服。
“古武高手。”
江凌云暗暗点头,巷道外忽然响起张丹的嘱咐。
“对了…”
“这次是我偶然路过,下回可说不准啊。”
“你要是照顾不过来,就别找这么多情人,腰也受不了吧?”
女皇没有加班费 兰花疏影
哈哈!
张丹暗暗偷笑,有种报复的快感。
不过…
这个男人实在太强了,一个人对付上百人,竟然还能站着说话,在她认识的人中,已属上游水准。
更厉害的是医术!
那个中年人双手被砍断,按理来说,必须经过复杂的手术,才能接上。
“他什么都不用,就给接上了?”
张丹美眸中尽是讶色。
这种神乎其神的医术,恐怕就是她爷爷,都不能做到。
“江凌云…”
“他到底是什么来头?”
一小时后。
谢府大门前,有十几名下人看守。
今晚。
谢天禄要和安市商界巨头,商议对付鉴宝阁的要事,会涉及许多商业机密,所以绝不能让任何人进入!
刹!
一辆出租车疾驰而至。
“滚一边去!”
谢府下人刚刚怒斥,车门却已洞开,三个肢体残疾的男人,被踹了下来。
江凌云与阮思弦下车后,出租车片刻不停,逃也般消失在马路尽头。
“二,二少,三少…”
所有人脸色煞白,如置梦境!
終極保鏢
谢龙、谢玉四肢尽失,刘波丢了双手,三人浑身是血,宛若人彘,早已只剩最后一口气,连说话都困难。
“快…”
“快叫父亲…”
谢玉用尽力气,却只能吐出含糊不清的几个字。
“三少!”
谢府的下人们声音哽咽,彻底震怒!
“抓住他们!”
这些人颇有几分功夫,如今惊怒之下,一拥而上,却在短短片刻间,被江凌云尽数打翻。
“走。”
江凌云冷若冰霜,踹了谢龙一脚。
他绝非残忍嗜杀之人,但祸不及家人,谢家为了报复,竟然连不相干的人都牵连其中,罪不可恕。
哪怕是最可怕的折磨,也难以消除他心中仇恨!
此时。
安市大部分商界巨头,齐聚谢府客厅。
砰!
大门突然被踢开,所有人的目光,立刻聚集过去。
“爸…”
谢玉如皮球,滚了进来!
原本脸色阴沉的谢天禄,看清手脚尽失的谢龙、谢玉,呼吸急促的同时,身体也在微微摇晃。
“玉,玉儿?”
“不可能,不可能…”
他大脑阵阵晕眩,眼里一片金星,险些晕过去!
“你们…”
怨咒航班 壹人壹夢
“怎么成这样了?!”
两个儿子彻底沦为废人,如果突如其来的事实,让谢天禄精神崩溃,嚎啕大哭!
鬼妻壓床:極品女鬼未婚妻
其他人更是惊疑不定。
究竟发生了什么?
偌大安市,谁敢如此猖狂,对谢家两位公子下手…
“江凌云!”
往日波澜不惊的谢乾,此时突然怒啸!
踏战天下 梧桐小树
一定是他!
絕品狂妃:囂張娘親鬼才娃 小爺銷魂
除了江凌云,没有任何人,对谢家如此仇恨。
也正在此时。
砰!
江凌云挽着阮思弦的手,镇定自若,步入谢府客厅。
所有人心神皆震!
真的是他?!
“龙儿,玉儿…”
谢天禄趴在地上,伸出颤抖的枯手,轻轻抚摸着谢龙、谢玉沾满泥土跟血的头发。
他老泪纵横,悲哀而愤怒的抬起头。
“为什么?”
“江凌云,你凭什么废了他们!”
江凌云冷笑不已。
来谢府前,他想过很多种可能,却唯独不曾想到,会碰上这样一个问题。
与道义无关的问题!
凭什么?
莫非天下之大,唯有你谢家…
不能动么?!
“那,我就告诉你。”
江凌云牵着阮思弦的手,扫视在场的所有人。
“她…”
追情目標
“是我的女人!”
“谢龙根本不配染指,也该死!”
这样的答案,反而让所有人匪夷所思!
“江凌云…”
“我要杀了你!”
谢龙嘶声喊叫,竭尽全力仰起头,怒视着江凌云的小眼当中,除却嫉恨,更多的是痛苦。
这种痛苦,比肉体上的痛苦,更强烈千万倍!
当着所有巨头的面…
公布他们的关系,江凌云已经将他的自尊,彻底碾成了齑粉。
江凌云面无表情的俯瞰着他。
声音如狂风般席卷。
“不止阮思弦…”
“我的兄弟、朋友,谁敢动他们一根汗毛…”
“都别想好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