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w65k精彩絕倫的小說 諸天普渡 起點-第827章 井底之蛙 (二合一章)鑒賞-igvff

諸天普渡
小說推薦諸天普渡
洪辟一步踏出,不见了人影。
乾元大殿前,群臣诸贤紧紧盯着浑天球照在虚空中的圆环。
却不见洪辟出现。
刚才那声音和那股滔天气势的主人也不见人影。
令众人惊疑不定。
此时,滔天的剑气巨浪瞬间吞噬赵妃蓉。
这可是大罗派的圣女!
虽说大罗派响应大乾国法,解散宗门。
但那是明面上。
却因此而更得大乾看重,势力不减反增。
不知膨胀了多少倍,几可与圣地相媲美,甚至早已以圣地自居。
一派圣女,若是被就此击杀,也不知会引发多大风浪!
更别说,那里有三个圣女!
死了一个,其力自弱,另两个恐怕也难逃厄运。
这等滔天风波,便是乾帝也难免被波及!
但有人偷偷去看乾帝脸色,只见他满脸喜爱地盯着画面中的白衣人。
时不时看向其他圆环,似乎想找出更多如白衣人一般的人来。
根本没有在意那几个圣女死活的意思。
正在此时,那股滔天的气息又再次出现,瞬间弥漫天地之间。
画面中的所在,离这里至少上百里。
以婚成愛,老婆跟我回家 辰心初慕
但那阳刚到了极点的血气,却又透无极致的冰冷,如同山岳一般沉重的压迫,竟相隔上百里,传到了这里。
令得人人面色惊惶。
这股气息一出现,那仿若巨浪一般摧枯拉朽的剑气狂潮,顿时一滞。
琉璃瓦 碧琦珠
然后如同拍在了一座坚不可摧的悬崖绝壁之上。
不得寸近,且于瞬息之间,剑气狂潮破碎四散。
如浪花一般溅射。
一个声音响起,在天地间悠悠震响:“洪玄机,在我面前,你还敢逞威风?”
众人听得分明,那是洪辟的声音。
他竟能拦住洪玄机?!
此时,透过那圆环,突见那方天地突然升腾起另一股气息。
虽远弱于刚刚出现的那股如山血气,却是半点也不弱。
一道精气狼烟冲天而起,通天彻地。
在儒门学子汇聚的浩然长河与血气烟霞之中,冲开一隅之地。
与李太白头顶浩然华光分庭抗礼。
七尊若隐若现,看不清面目的神灵,托着一个巨大的圆轮,升腾而起。
一种恐怕的气场压迫之力瞬间铺开,如同实质,将大地上的尘土、岩石,尽皆推开。
一个巨型的尘土圆环瞬间腾起。
透过圆环,也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那如若实质般的恐怖气场。
“诸天生死轮!”
“洪少保!”
“武温侯爷?!”
“是了!听闻大罗宗主与洪少保有私……那圣女赵妃蓉便是……”
有人惊呼出声,顿时就让人想起,传言之中,大罗宗主赵飞儿,乃是洪玄机外室。
圣女赵妃蓉便是其私生女。
许多人还奇怪,今夜这等盛宴,洪玄机身为朝廷柱石,而且这盛会原本就是其十年之前,与亚圣公陈辟的对决的延续。
他还算是主角之一,竟然没有到场。
原来早就在一旁。
我的玄门二十年 浮雨轻话
如今又怎会眼睁睁看着自己女儿被人所杀?
我走後她還在原地
“不!”
“出手的并非洪少保!”
重生之救世傳說 公子何小白
此时,画面中已经能看到一人脚踏巨轮,七神托举,飞身跃出。
地府客栈 小爱的尾巴
那人皓首苍髯,脸颊消瘦。
身材却是极其魁梧,十分不协调。
身上披着一件乌金袈裟,露出半截胸膛与臂膀。
其上筋肉虬结,血管暴突,极其骇人。
“吴大总管!”
“是洪少保身边的心腹大管家!”
“那是大禅寺的乌金袈裟,刀枪不入,水火不侵!”
“武圣强者!”
“一个管家下人,竟是武圣强者!武圣巅峰!”
“洪玄保果然可怖!不愧是大乾重臣,朝廷的中流砥柱!”
众人之中,眼力见识不凡者,一眼便道出其来历。
来人不是洪玄机,却更令人惊骇。
那吴大总管比起十年之前,被洪辟念头神明所伤,一身武道修为不退反进,竟到了如此恐怖的境地。
精气如狼烟,拳意精神融于一炉,几如实质。
这是武圣巅峰的境界!
一个管家便是武圣巅峰,洪玄机又是何等境界?
难不成他已经突破凡人壁障极限,成就无漏之躯,拳意通达天地,感应日月星辰,成就人仙?!
众人想到这一点可能,神色不禁骇然。
人仙!
哪怕是孙先生这等人物,五劫鬼仙,也惊惧不已。
他如何能不知?
即便只是初入人仙之境,也远胜于雷劫鬼仙。
若将灵肉分离去度雷劫,五重雷劫可一气呵成。
且肉身之强大,血气之阳刚,根本不是鬼仙一流可比。
恐怕一声大喝,便能将一尊雷劫鬼仙吼得魂飞魄散!
天下间,为人所知的人仙,百年来便只有一位。
便是数十年前,大禅寺的斗佛,印月和尚。
乾元大殿前之人,大多都经历了当年覆灭大禅寺一战。
斗佛印月和尚的可怕,如今想来,仍令人魂灵生寒,浑身发颤。
一声大吼,直似能将星辰吼落。
数十位围攻他的鬼仙顷刻间灰飞烟灭,不留一丝痕迹。
连兵解重生的可能也灭绝。
哪怕如今斗佛已死,他们回想起当日情景,仍然不寒而栗。
那是不知道死了多少个鬼仙、武圣,还有大乾的无敌铁军,才将那印月和尚堆死!
若洪玄机真的成就了人仙,那么那陈辟……
众人不由想到洪辟,露出几分同情惋惜之色。
谁都知道洪玄机与这陈辟向相势同水火。
以往洪玄机隐而不发,或许是忌惮儒门之势。
只是如今……
一力降十会。
人仙之下,皆为蝼蚁。
除非五次雷劫以上的鬼仙,方有活命之机会。
而以洪玄机的积累,必然不会是普通的人仙……
先婚後愛:霸道老公別來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看文基地】,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可惜啊……
此人门下,也了数千先天,有几个更是有着武圣之力。
这本已足以成万世基业,国之根基。
可若是洪少保执意要与他为难,皇帝也断然不会弃一位人仙而择儒门。
“来得好!”
李太白凌立巨浪之上,一袭白衣烈烈飘舞。
见那吴大管家站立在七尊神灵托举的巨轮,居高临下,凌空俯击而来,毫无惧色。
口中疾诵:“登高壮观天地间,大江茫茫去不还!”
“轰!”
愛的禁忌之名
脚下大河奔腾之势骤然高涨,巨浪滔天。
托起李太白,登天而上。
“黄云万里动风色,白波九道流雪山!”
他一张口,天地间便如同言出法随一般。
浊浪滔天,激起漫天水花水雾弥漫,如同黄云万里,搅动天地风云。
九道水柱冲天而起,如龙狂卷。
从四面八方,扭动着朝吴大管家袭来。
声势浩大,如天地之威。
即便是隔空相望,乾元殿前众人之中多半也不由面色如土。
这儒门绝艺,修炼到武圣之境,竟然变得如此可怕?
简直是言出法随,张张嘴便有天崩地裂之威。
以往只说那些文人是唇枪舌箭,自今之后,此话非但半点不虚,还远远不及其万一。
根本就是一言可崩山!
面对那从四面八方而来的如龙水柱,如同天地之威般的攻势。
吴大管家竟也不见惧色。
“哈!”
突然虚空踏前一步,两条胳膊提起,往外一撑,一条条筋肉顿时鼓胀起来,根根团起。
随起呼吸而起伏扭动,如同巨蟒一般抽打,崩然作响。
整个人陡然像是膨胀了数倍,如同一个小巨人。
双腿微曲,腰背躬起,胸口剧烈起伏,脖子鼓胀,几乎比脑袋都要粗大,如同一只半伏的大蛤蟆。
十分怪异吓人。
猛然一张口,吐气开声,一声大吼。
其声坚如金玉,重如山岳,响如雷霆。
惊天动地!
“轰隆隆!”
这一声大吼,将空中一片片云朵尽数吼散。
四面八方袭来的九龙水柱,也骤然被一声吼爆,水花哗啦啦四散飘洒。
那音波几如实质一般,扭曲着虚空。
吼散水柱后,仍有肉眼可见的一阵阵透明的音浪朝着李太白奔腾而来。
“大禅寺的狮子禅唱!”
有人认出他这门功夫,惊呼出声。
“好功夫!”
李太白不惊反喜,一声喝彩。
右脚微退半步,腰背后仰,一根脊柱大龙弯曲如大弓。
右臂曲伸,如弓上弦,往回倒拉。
“轰!”
射贼五法,白矢!
以箭为矢,是落日神箭。
以拳为矢,是崩山神拳!
巨响声中,一道拳头虚影,带着剧烈的风啸之声疾射而出。
拳意如破天之箭,撕裂虚空。
“轰!”
又是一声巨响。
拳矢与音波相撞。
凝如实质的音波浪潮顿时被击穿。
拳矢也崩散休止。
“嗯?”
“呼……”
“呼……”
与此同时,一阵如突兀的呼吸声,忽然从天地间响起,一声比一声响,瞬间便如风雷一般。
半边天空骤然被映照得一片碧绿,那是剑光!
“小小蝼蚁,真以为能杀我?”
“你以为,凭借这改头换面,强称儒绝艺的的道术,便能立于不败之地了?”
“你却是不知,我道武双修,最得意的不是道法,而是武功。”
“一时不察,竟被你们这些儒门蝼蚁弄得如此狼狈,还敢要我祭奠?”
“我先要你死!”
只见那先前被无尽剑气狂潮淹没的赵妃蓉,此时披散着一头如瀑长发,手中举着一柄绿意莹莹的木剑。
便是这木剑将天地都映得一片碧绿。
且发出一阵阵风雷呼吸之声。
剑中有神!
一双修长的腿一步跨出,猛地在地上一跺。
众人眼皮子微微一颤,直有种错觉,大地似乎在这一脚跺下,猛地震颤了一下。
赵妃蓉已如箭矢一般,射向半空中的李太白。
长剑一抖,剑光竟幻化成轮。
巨大的剑光圆轮,朝李太白圈来。
“尝尝我的生死轮转!”
“生死轮转!诸天生死轮!”
“传闻果然不虚!”
众人见得这招,顿时确认,此女真是洪玄机之女。
这诸天生死轮,乃是其独门绝绝。
即便是他的众多亲子中,也不过是其长子洪熙得传。
可见这赵妃蓉非但是其亲女,还十分受宠。
躲在密林中的洪易,看着这一切,眼中不由升起几分冷意。
“哈!”
又听得一阵吐气如雷。
吴大管家一声狮子禅唱被破,毫不停留,也没有以众凌寡的自觉。
全身筋肉抽动,双手舞动。
托举圆轮的七尊神灵越发清晰。
圆轮缓缓转动,似有万象显现,诸天臣服。
一拳缓缓捣来。
“哈哈哈哈!来得好!”
“宝剑双蛟龙,雪花照芙蓉。”
“剑来!”
两道流光如惊鸿、如蛟龙,经天而来。
李太白长笑阵阵,一声大喝,双手一伸,便将两道惊鸿抓在手里。
虹光散去,竟现出两把光可鉴人的宝剑来。
剑光闪耀,寒彻天地。
“以多欺寡,真当我儒门无人!”
苏向晚的太子爷
突闻一声厉喝。
众人便见远处出现一个人影,远远站在一处山头上。
似在张弓搭箭。
瞬间便见一道惊虹经天,如浮光掠影一般,瞬间即逝。
却见一篷鲜血迸射。
竟然是吴大管家身中箭矢。
一条臂膀齐根炸裂。
如此突变,电光火石,谁都没有反应过来,便已发生。
即至那条臂膀落地,众人才反应过来,呆愣愣地看着。
“这位难道也是……”
乾帝也不由露出几分不可思议之色。
洪辟似乎能听见这边的声音,虽不见其人,却能听到他的声音透过圆环传来:
“陛下,此人名为飞卫,本为大乾、云蒙交界处一边军小卒,此番出现在此处,定是违逆军令而来,还请陛下降罪。”
“……”
又来了又来了……
一箭差点射死一个武圣的边军小卒?
众人脸皮抽搐,实在想不出用什么话语来形容这个睁着眼睛说浑话的无耻之徒。
“云龙风虎尽交回,太白入月敌可摧!”
玉龙山下,激战却没有半点停止过。
吴大管家被一箭射断一臂,竟然哼都没有哼一声,面色冷肃,又挥起另一拳,朝李太白打去。
竟是一副誓将其毙于拳下的模样。
“哼!”
一声冷哼,山头上那人影又是接连几道箭矢发出。
相隔十数里之遥,几道经天长虹,逼得吴管家不得不回身应对。
琴声铮铮,仍旧死死困住苏、幸二女。
李太白双剑如龙,打得赵妃蓉狼狈不堪。
“小畜生,你还不让开?”
那股恐怖的阳刚血气再次弥漫开来,充塞方圆百里的天地虚空。
冷冷的声音响起:“你以为,这些年来,你倒行逆施,欺世盗名,我不理会你,是怕了你?”
“岂不知我早就能成就人仙,盖压乾坤宇内,只不过我的目标,是超越古往今来一切圣王、一切诸子,登临彼岸,而非区区人仙,一直压制积累,不屑去理会你这小畜生,”
“你以为,就能与本侯平起平坐?”
“呵呵,洪玄机,你真是狗改不了吃屎。”
洪辟充满嘲讽的话语传入众人耳朵,令人面色一阵古怪。
这陈辟,是失心疯了吗?
竟然不顾身份,口出恶语,而且还是当着一位人仙之面如此。
“人仙?井底之蛙,岂知天地辽阔?”
“区区人仙之境,我反掌可破。”
洪玄机冷酷的声音讥道:“大言不惭。”
“小畜生,真当我查不到你的身份?”
“敢这样对我说话,还有没有人伦纲常?你莫非真是畜生不成?”
“这般目无纲常,你这小畜生又有何面目,敢为人师?”
“那女人果真是妖道妖女,祸乱朝纲,生出的畜生也是……”
“住口!”
“洪玄机!你找死!”
一声怒吼,震动着整个天地。
一怒之威,令所有人震惧。
不仅是乾元殿前的众人。
一众儒门学子也惊诧莫名。
他们从来没有见夫子发过怒。
更别说如此雷霆之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