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qtb3優秀小說 御九天 txt-第四百一十九章 通往地獄分享-c7yrn

御九天
小說推薦御九天
在海底里航行了大约六七天,老王一觉醒来的时候,瞧见那琉璃窗户外的景色居然已从海底变更到了海面上。
这是要到了?
老王这几天早就已经呆腻了,此时走到甲板上,只见温妮等人都在,德布罗意和默默桑居然也出关了,此时正站在那船头处眺望。
“王峰队长,前面就是暗魔岛了。”默默桑指了指前方的白雾朦胧。
此时船速已经明显的降了下来,海面上的雾气浓得吓人,白色的浓雾让人根本就无法看出十米外,四颗硕大的魂晶探照灯,将粗大的光束就像是利剑一样朝那白雾中插入进去,并来回扫荡,判断着前方一些暗礁的位置。
如此缓行了约莫十几分钟,船体微微一晃,像是撞到了垫着软软厚垫子的岸边,炼魂傀儡的水手们麻利的往下面扔出船锚勾住地面,然后一个个身手矫健的跳下去,一阵忙活,很快将白骨号在这岸边彻底固定了下来。
这里的雾气比海面上要稍稍小一些,但仍旧还是相当影响大家的视线,温妮等人早就已经背好了自己的包袱,此时朝那白雾朦胧的海岸看过去,温妮说道:“走了走了,赶紧打完赶紧闪人,话说,打完后也是你们负责送我们回去吧?可别到时候输了就不送人了啊……”
她说着就要直接跳下,可一道漆黑的身影却宛若鬼魅般拦在了她身前。
“无论结果,白骨号在哪里接的人,自然就会送回到哪里去。”默默桑身着斗篷出现在她面前,黑色的斗篷暗影将他那张阴沉丑陋的脸彻底笼罩了起来:“不过,你们就不用下船了,王峰一个人进去就行。”
“吓?什么意思?”温妮一怔,老王战队其他人也都是不明觉厉的看向默默桑。
“没什么,只是岛主想见王峰一面。”默默桑并不多做解释,淡淡的说道。
穿越七三之小小媳婦
“我擦……”温妮的脸都黑了,这比特么的萨库曼还不要脸啊,人家萨库曼再怎么比雷霆之路,好歹也是五对五,暗魔岛这是几个意思?难道要五打一不成?
“挑战赛不是六人制吗?暗魔岛也不能这样明目张胆的当一言堂吧?”坷拉皱眉说。
“就是!没这样的规矩,我抗议!”温妮立刻补充。
可默默桑却不再多言,只是淡淡的看向王峰。
“行啊,”老王笑了笑,早就知道暗魔岛不会按常理出牌,只是不知道他们到底想怎么玩儿。
不过对方这样的安排反而让老王更放心,要是真把老王战队所有人全都叫进去,那反倒要提防对方是不是真的会动手杀人灭口。
至于李家又或是玫瑰雷家的名头之类,说实话,在暗魔岛上毛用都没有。
“你们就在这儿等我吧。”老王一边说,一边走下船去:“应该花不了太长时间。”
少年江湖行大漠卷 紅龍無天
默默桑和德布罗意陪着王峰一起消失在岸上的浓雾中,留下老王战队其他五个人在这海滩上面面相觑。
等三人已经往里面走进去了一会儿,玛佩尔双手微微一摊,一根儿蛛丝悄无声息的延伸了出来,钻向那迷雾深处……但很快却就又出来了。
没法探索,玛佩尔感觉蛛丝进去后就像是进入了一座迷宫,四处碰壁不说,还根本就无法探知方向,那浓雾不但隔绝视线,甚至还有着阻隔魂力传递的效果,一根蛛丝,什么都做不了。
炮灰 恪纯
旁边的温妮还在聚精会神的操控着什么,她刚才也甩出了一张魂卡,身为一名魂兽师,显然都不止掌控一只魂兽,除了战斗用的主力魂兽外,一些小东西在很多时候都是比较实用的。
刚才她就放出了一只看起来像沙皮狗的小魂兽,还穿着绿色的衣服、带着一顶绿色的遮阳帽,打扮得花枝招展,相当醒目,然后在温妮的操控下一头扎进那迷雾中,速度飞快,就好像一道绿色的光。
温妮一直闭着眼睛,表情认真而专注,就像是在和魂兽连线,在感受魂兽所看到的一切,可她并没有比玛佩尔坚持更久,在玛佩尔收回蛛丝大约半分钟后,她突然睁开眼,一口大气喘了出来,咬牙切齿的痛骂了一声:“操!”
“怎么了?”
“有怪物!”温妮的小脸有点发白,但却拒不谈起刚才所发现的东西,只说道:“绿帽子刚才差点被干掉了,幸好及时逃回魂卡封印里……这家伙虽然不算强,但速度比我们所有人都快得多,连它都只是勉强逃掉……”
换心缠爱
众人面面相觑。
面对着一面一无所知的迷雾、连玛佩尔的蛛丝都探索不出的迷宫,连温妮手里速度最快的魂兽都差点丢命的怪物……跟踪进去?怎么进去,只怕丢了命都进不去。
“那只能等着哈?”范特西咽了口唾沫,搓着肩膀,他总感觉这迷雾里阴森森的,真要让他进去的话,那可真是宁愿在这里就和敌人血溅五步。
“也只能等在这里了。”温妮一脸的不爽,却又有点无可奈何,这是暗魔岛,不是李家的后花园,但沮丧过后,她的眼珠子又骨碌骨碌的转了起来:“要不咱们趁现在研究研究那白骨号去?哼,让老娘这么不爽,等回去的时候,咱们就把这白骨号给他抢了,一不做二不休,把这船上的其他人统统都干掉!哼,不过是下点药的事儿,连那个鬼级也一起整翻,干这个,没谁比老娘更在行了!”
话音刚落,也不知是不是巧合,甲板上那个鬼级傀儡用一双空洞但却吓人的眸子朝温妮看了过来。
“我就开个玩笑……不是说这些傀儡没意识的吗?”温妮吓了一跳,压低声音,但终究是没敢再提抢白骨号的事儿了。
…………
不提海边的老王战队,在那迷雾内的老王等人,此时却又是另一个景象。
钻进迷雾时,默默桑左三步右七步,似乎在遵循着某种规律,如此走了大约四五分钟,老王只感觉眼前豁然开朗。
四周的迷雾已经彻底消散了,甚至还能清楚的看到不远处海滩上的温妮她们嘀嘀咕咕的嘴型,可显然她们看不到自己……这是一个超大型的结界啊,还有着顶级的障眼法,怕不是几个简单的符文阵所能完成的,啧啧,牛皮格拉斯!
这是一座外表看起来相当平静的大岛,前方树木茂密,能听到一阵阵鸟鸣声,和老王想象中本该宛若炼狱般的暗魔岛可是完全不同,迷雾是障眼法,这平和的外表会不会也是一样?
开……
他眼中有一道金芒一闪而过,两颗天魂珠的存在加上这段时间的修行,老王早已经可以相当纯熟的开启虫眼而不被旁人发现了。
此时虫眼开启,眼前顿时起了变化。
路是真的、树也是真的、鸟鸣声也是真的,但它们在虫神眼的观测下,所表现出来的状态却和刚才截然不同。
宛若阳光大道般的碎石路在眼里变成了一条烂泥坑遍布的羊肠小道,四周那些郁郁葱葱的树木也全都枯萎了,树干焦黄干焉,光秃秃的成林,上面没有任何一片儿枝叶,而原本清脆的鸟鸣声却已经变成了各种蛙叫和怪声。
这还只是表面的改变,当虫眼的感受达到极致时,老王竟感觉这整座岛屿就像是一个巨大的盖子,而在这盖子下方,有恐怖的暗红色漩涡,里面深邃漆黑,看不到底,但却蕴含着让老王为之心惊的黑暗力量,就像是座死火山口一样,表面平静、内部暗流涌动。
而在远方,在这岛屿的深处,有一股非常纯正的圣光力量直冲云霄,连同这座盖子般的岛屿,牢牢的镇压住下面的暗红色漩涡,使之无法妄动。
有点定海神针的味道啊……那下面镇压的到底是什么?
老王眯起了眼睛,愈发的觉得这暗魔岛非同寻常起来。
默默桑和德布罗意并没有要继续跟随他深入的意思,带他穿过迷雾后,便在那条看起来端庄的大道前站定。
“剩下的路要靠你自己走了。”默默桑淡淡的说道:“沿着这条路一直往前。”
王峰点了点头,既来之则安之,暗魔岛中央那镇压邪恶的圣光力量相当纯粹,倒是让老王感觉到了一股中正平和,对这个传闻中最神秘的地方愈发的好奇了。
他也不多言,转身便朝那大路走去。
身后,默默桑和德布罗意目送,直到王峰已经走远了,德布罗意总算是感觉自己可以解禁了,眉飞色舞的说道:“师兄,你觉得他能活下来吗?”
默默桑看了他一眼,没吭声,本以为到此为止,却没想到德布罗意没等到他回答,居然又自言自语的说道:“啧,我看悬!也不知道岛主到底是怎么想的,这哥们儿看起来眉清目秀挺灵活的,可惜了啊……哦,默默桑师兄!”
默默桑深深的看了他一眼,终于还是决定要给他画‘一个句号’,他嗯了一声。
这不回应还好,一回应,德布罗意的话匣子可就算是打开了,谈性大增:“这条路,就算是咱们暗魔岛的人,也必须按照指定的路线走,不然都是有死无生,这么一个外来者,凭什么活?”
“……”
“走直线的话,那就是要过七关了,听说这家伙之前在萨库曼走了雷霆之路,嘿!咱们暗魔岛这条路,可比那个雷霆之路……诶?师兄?师兄?等等我啊师兄,我老爱记错路!好好好,我不说话了行不行?要不……最后再说一句?”
…………
在虫神眼面前,虚幻的障眼法几乎是没有意义的。
老王沿着那破破烂烂的小路和秃树一路走过来,感觉这天色的愈发的昏暗了。
前方又开始起雾,但这次却不是虚妄的迷幻,而是实实在在的浓雾,且越来越大,很快就到了难以视物的地步。
这里的空气湿度惊人,脚下的地面也开始出现许多水洼,两侧的秃树林中时不时的飘荡出一些震慑心魄的怪声音,似是鬼魅妖邪的诱惑,又或只是某种不知名的妖兽。
换做旁人,在如此无法视物的浓密大雾中,只要被那两侧树林里的怪声音稍稍影响一点,恐怕立刻就要失去方向感,可老王是谁啊……虫神眼这时候的作用已经不大了,老王干脆闭上了眼睛,只管朝前一直直走,两侧的鬼魅之声对他似乎毫无影响,甚至无法让他直行的脚步出现一丝偏差。
也不知走了多久,半小时、一小时?耳边突然传来哗啦啦的水流声,一股腥风也随之扑面而来。
荣耀星空下 圆圆的熊
老王睁开眼环顾四周,只见不知不觉中自己竟已走出了那片秃树森林,来到一条小河滩上。
说是河,似乎有点不太准确了,倒更像是江,一条血红的大江!对岸目测足在千米开外,江河中翻滚的也不是普通水流,而是赤红色的血液!汩汩而流,在那血江中翻滚,一阵阵鬼哭狼嚎的凄厉之声从江面上不停的传来,偶尔还能瞧见一只只枯骨的手臂从那血江中伸出、又或是一个已经腐烂了一半的惊恐人头,想要逃离这片血色的大江。可很快,那血江中立刻就有更多的枯手冒起,狠狠的抓扯着那些想要逃离的家伙们,把他们狠狠的重新按了回去,沉没入江底……
这血江的上流看不到尽头,下流处却似是通往一个地穴,在大约数百米外出现一个截断,就像瀑布一样,有无尽的鲜血裹挟着纳西惊恐的枯骨和亡魂往那黑咕隆咚的下面哗啦啦的直坠,也不知最后会流向何方。
啧啧,看来温妮她们没跟来果然是对的,这里的环境还真是不利于小朋友成长。
而在那血江的对岸,能瞧见有隐隐的光亮,仿佛正在给王峰照明,发出指引。
看来是要让自己渡过这血江了。
老王四处搜索了一阵,可这江边空空如也,除了满地的石头,实在是再无旁物。
他琢磨了一阵,捡起一块石头朝那血江中狠狠的扔了出去,只见石头在空中划过一道漂亮的弧线,噗通~一声落到了百米开外,可却并没有什么变数产生。
难道是扔的不够远?
老王又捡起一颗更大一些的石头,再试试,要是还没反应,那老子可就要召唤冰蜂直接飞过去了。
他掂了掂手里的石头,正想要扔,却听一阵阴森森的歌声从江面上传来:“投石、问路……投石、问路……”
老王眯起眼睛,只见一个船夫撑着一条狭窄的独木船朝这边晃悠悠的过来。
那船夫带着一个黑色的斗笠,身披暗魔岛斗篷,撑着一根长杆,而在那独木船的船头上,一盏忽亮忽暗的清明灯长明,看起来倒还真有两分摆渡人的架势,就是那歌声实在是有点不敢恭维,听起来相当的机械,就像是喉咙里堵了块儿痰一样,老王都听得替他着急。
船夫在距离岸边一米处停下,黑色的斗笠和阴影般的斗篷都有特殊的隔绝魂力效果,即便是开着虫神眼也完全看不清他长什么样子,只是感觉说话的声音显得有些怪异:“这通往地狱的船,要上吗?”
没钱看小说?送你现金or点币,限时1天领取!关注公·众·号【投资好文】,免费领!
老王笑了笑:“要钱吗?”
“不要钱。”摆渡人船夫的声音一如既往的僵硬:“要命。”
“早说嘛!”老王一听,非但没被吓着,反而是兴高采烈的直接就跳了上去:“不要钱就行!”
摆渡人似乎有点意外,黑色斗篷的阴影下,一双古怪的绿眼睛眨了眨:“那就坐好了。”
哗啦啦……
摆渡人手里那根儿长长的竹竿颇有玄机,上面有着绿纹闪耀,居然是一件相当不错的魂器,他将长杆不停的往江底撑去,以此来航行,绿杆所到之处,那血江下的无数鬼魂都是立刻就战战兢兢的避开。
此时只见四周那些血水翻腾,不断的有骷髅爬出来,挣扎、哀嚎,然后再被无数的枯手给拽回去。
破船在慢悠悠的走,老王在乐滋滋的看,灵魂摆渡啊?血海尸山,活着的人有几个亲眼见过地狱的?自己见过了!可惜没法截图,否则就这画面的质感,直接原封不动的扔回御九天里,那可得让好多喜欢半夜看鬼片的女生直接高潮,只是……
九州參天
蝶羽末路愛麗絲學園 魅影之蝶
等等!
老王发现这航向好像不太对的样子,它竟然并不往对岸而去,而是顺着这江流一路往下,一开始时老王还以为是江流湍急的自然下冲,可慢慢的却越看越不是那么回事儿。
“不是到对岸吗?”他问了一声。
那摆渡人阴惨惨的一笑:“用命过江的人,不走那条路。”
“那走哪条?”老王心里其实不慌,暗魔岛如果是直接想要他的命,那没必要这么麻烦,说得大气一点,这不过只是一个游戏。
摆渡人不答,只是收起竹竿,任由独木船在江流的裹挟下飞快往下,然后用手指了指那大江的断截面处。
其实他已经没必要指了,湍急的江流下,独木舟速度飞快,老王才刚探身往那边瞧了一眼,然后就感觉到独木舟冲过了头,凌空飞起,紧跟着……
“我擦,玩儿这么刺激?”老王别的不怕,但就是恐高,此时心头一毛。
而下一秒……
轰!老王、摆渡人,连带着那独木舟,往一个暗红色的大漩涡中直掉了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