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都市言情 玄渾道章討論-第三百九十一章 唯德以安位

玄渾道章
小說推薦玄渾道章玄浑道章
林廷执不禁点头道:“我知晓这两位,乃是新近成道之玄尊,且都是与张廷执一般以玄法成道,堪称不易。”
崇廷执这时道:“张廷执,我等都是知晓,你镇守东庭之时曾频频遭受异神侵袭,这些异神后来无不是被张廷执所镇伏。
以张廷执这等功行,镇守东庭自是无碍,可是这两位,却远无法与张廷执你相比较,当真能胜任此职么?当真能镇守住这方地陆么?”
他望着张御,放缓语声道:“张廷执可要考虑清楚了,今时你所举荐之人若是出得纰漏,那么张廷执你也是要担负起此责的。”
张御道:“御既是举荐这二位,自会负有其责。”
他知道,崇廷执话其实也不算错,被举荐的玄首要出了问题,他身为举荐之人也是会被牵连的。
虽然这撼动不了他廷执的地位,可是自身之威信必会因此受到打击,往后说话定会遭受到更多质疑声。
若是在他职司未定前说此事,那他的确是会慎重考量的。
可是现在不同。
他掌握了守正之职司,掌握了内外征缴之权。
东庭那处地界他是比较熟悉的,并且那里还有许多他想探明白的事情,他会在此之后盯着那里。
但凡有什么事情,他立时就能发现,并提前将之处置了,便有余波,东庭那里也有足够能力抵挡。
要是连他都挡不住,那廷上也没几个人能挡住了,寻常玄尊,任谁坐镇在那里都是一般。
林廷执听了二人对话,则是望向长河之上诸人,道:“诸位廷执若是认为有合适玄尊胜任此职,那也可一说。”
钟廷执这时道:“首执,诸位廷执,四大府洲不同于别处,东庭府洲是需要向外开拓的,必须立一位修为功行都是适合之人。”
他顿了下,又言道:“先前正清道友愿意出镇一方,只是尚还未有定论,东庭地陆危机众多,此正是适合之地,故崇某提议,便让正清道友去镇守东庭。”
崇廷执也是赞同道:“正是,正清道友乃是摘取了上乘功果的修道人,过往资历功绩也是无可挑剔……”
“这话不对。”
方才说到这里,他话声却被一个声音打断。众人看去,见是晁焕,顿有一种理所当然之感。
崇廷执道:“如何不对?”
晁焕道:“崇廷执,正清道友过去功绩是有,但自他被驱逐之后,其过往之功早已是消夺了,廷上早有公断,此非是什么值得拿来一说之事,若论过往,他与张廷执所提言的两位并没有什么两样。”
崇廷执顿有片刻,承认道:“此是我失言了。不过正清道友这次却是在征伐上宸天一役之中立下大功的。而正清道友法力高深,能为过人,这也不是假的,就算过往功绩可以不提,可过往之经验却是他人所无。”
林廷执听他说完,就又看向别处,道:“诸位廷执可有举荐么?”
余下廷执皆未出声。
一般来说,这等举荐他们都会卖个情面。只要不是违背天夏道念规序之事,又或者与自己的诉求有冲突,他们不会在此事之上和提出举荐的廷执对着来,特别是张御方才成就廷执,他们更没必要去这么做。
林廷执问了下来,见众人皆是提议,便道:“那么如今得有举荐的,便是三位玄尊,分别是正清道友,万明玄尊还有梁玄尊,东庭玄首当从这三位之中择取。”
崇廷执道:“不谈另外两位,那梁玄尊崇某觉得颇有不妥,此人乃是余常余玄尊的弟子,如今余玄尊还在镇狱关押之中,实不宜用其人之弟子。”
虽然梁屹是梁屹,余常是余常,天夏从来没有株连之说,可是现在并不是没有选择了,既然有其他人选,那就不必要用容易引发诟病和攻讦之人。
玉素道人道:“我以为,正清道友并不合适为东庭廷执,他乃真修,而东庭地陆颇多玄修,实不宜用他。”
崇廷执正色道:“玉素廷执,我天夏众道和睦,这镇守之职岂能言真玄之别?此乃狭隘之言!”
玉素道人略带嘲弄道:“真玄之别可以不论,但是别忘了当年郭缜之事,以正清当初之言行,我实难信任于他,我更不讳言,若将正清摆至此处,恐致此患重演。”
钟廷执摇头道:“此言未免太过,正清道友当初或有不是,可如今之他早非当初之他了。”
玉素道人目光撇来,道:“钟廷执,你身为举荐之人,可敢立下证言,正清不会有任何不利洲内玄修之举动?”
崇廷执相信正清不会这么做,因为正清目标当是廷执,格局也没有这么低,可他却是不可能为正清道人做保的,若是有一个万一,反会牵连到他,故他没有接言。
戴廷执这时道:“诸位,内层洲域,不但需有善于开拓进取,也需有调和四方之能的同道才能担任,在此一点上,梁玄尊和正清道友皆有瑕疵,万明玄尊则较为合适。”
他这句话其实隐晦表达了,梁屹老师被拘押,可正清一脉以往的名声不好。这虽然不是正清之事,而是他人借了他的名头,并且他后来亲自出手洗脱了此事,可是表面上的影响可以清除,位于人心深处的念头却很难消失。
风道人也是道:“确实如此,诸位廷执想必未曾留意,当初东庭尚是都护府之时,曾有一人拜正清道友为祖师,其人勾连异神,意图覆灭都护府,乃至杀灭所有修士,此事涉及东庭整个洲域,影响颇大,百万天夏子民至今记忆犹新。
试问这等情形,玄廷若是派遣正清道友至东庭,天夏子民又岂能不生疑虑?玄府洲府又岂能没有顾虑?恐怕届时人心难安,反是不利大局。”
優秀小說 玄渾道章 誤道者-第三百九十一章 唯德以安位熱推
若前面之言只是争论,可这番话却是让在座廷执都是认真思考了下。
确实,先不说那人是不是正清后辈,可在东庭造成的影响却是实实在在的,正清道人去了那里,难保下面之人不会多想。
陈廷执颔首道:“风廷执所言有理,府洲局面稳固方是第一位的,正清道友并不合适去往东庭。
我方才以训天道章翻看了下梁屹、正清道友两位过往作为,两人过去皆有功于天夏,但梁屹长久身在外层,几乎没有到过内层。反是万明从浊潮之变前到成就玄尊之前一直在内层修行,对于内层也更为了解,若是挑选一人,万明我认为更是合适。”
韦廷执道:“正是如此,如今之情势早非是三百多年前了,重安胜在重战,反是外层仍战重于安,若两人择取一地镇守,万明道友适合镇守内层府洲,而正清道友则适合去往外层。”
竺廷执此刻也道:“若从三位之中取一人,我提言万明玄尊,这位我是知晓的,他原本是青阳上洲的修士,其人能力作为皆有,纵然他道法新近成就,可也足以胜任此职。”
余下廷执在听了这一番言语之后,也都是倾向了万明道人。
有几人望向了钟廷执、崇廷执这里,此事若是这几位反对,那么还是有反复的。
钟廷执沉吟了下,要是此刻坚持下去,却是可以试着推倒此事,但是没有必要。
终究他们是为了扶持正清成为廷执,好一同遏制玄法。选择东庭只是东庭立功机会多,并且有可能改变洲中格局,既然这个做不到,那不如安排在别处。
唯有这位立功足够,才能早些胜任廷执。毕竟比起其余玄尊,这位摘取了上乘功果,擢升起来也快的多。
考虑过后,他也没有再坚持下去。
林廷执见他这里不再出声,颌首道:“看来诸位廷执都是认为,张廷执举荐的万明玄尊更是合适。”他转身对首座道人一礼,道:“首执,当遣旨一问万明玄尊,若他无有异议,可举他为东庭之镇守。”
首座道人颌首道:“可照此遣问。”
风道人这时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他很清楚,东庭府洲对于玄法玄修是十分重要的一处地界。
东庭远离天夏本土数十载,在真修力量损失殆尽之下,意外使得玄法成为所有修道人的主流修持法门,到现在也是如此。
这在其余洲域是很少见的,似若伊洛上洲,十来年前还是由真修统御一切,其他地界便不如此,上层也多是真修,玄修居于下游。
东庭对比其地界,可谓全无掣肘,更有利于玄法兴盛,这等重要之地确绝对时不能让正清这等一味崇尚真法的上修占去的。
现在洲域内一十三洲疆域格局大体已是定下,唯有东庭及其他三大府洲还可以向外拓展,这其中,东庭无疑比其他三府洲有着更大的潜力。
所以他甚至考虑过,若是玄廷真要决定让正清前去东庭镇守,那他说不得就要请辞了廷执之位,自请去往东庭镇守了。
以他廷执之身份,去往担任玄首,玄廷是绝对不会反驳的,只是失去廷执,反去做一洲玄首,这里面得失他也很难衡量。
所幸现在这个结果,却是不必要再去做此抉择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