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品都市异能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972.大吾的疑惑熱推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
小說推薦小精靈之第五天王小精灵之第五天王
大竞技场内,路德的班基拉斯和大吾的波士可多拉对峙着。
观众席上只有麻衣以及精灵们,他们看着场内对战的两只精灵,大气都不敢出。
压迫感实在太强,即便坐在观众席上,麻衣都能感受到这两只精灵散发出来的强大气场。
“邀请我出来打一场,但是却只是干瞪眼吗?”大吾打了个响指,“那我就不客气了。”
“波士可多拉,金属爪。”
这是波士可多拉能拥有的速度吗?
好文筆的都市异能 小精靈之第五天王討論-972.大吾的疑惑相伴
麻衣觉得自己视野里的波士可多拉模糊了一下,就已经出现在了距离班基拉斯不远的地方。
金属爪狠狠地撕扯在班基拉斯的皮肤上,然而受击的班基拉斯纹丝不动。
“钢系对恶加岩石的班基拉斯应该很有效果才对啊…”麻衣愣住了。
伊布和太阳珊瑚蹦蹦跳跳,看到班基拉斯硬吃技能一点反应没有,立刻给他呐喊助威。
哪边是自己人,他们还是分得清楚。
“有意思,在测试班基拉斯承受伤害的极限吗?”大吾决定满足了路德,“波士可多拉,重磅冲撞。”
大概是知道班基拉斯不会出手阻止自己,波士可多拉尽情地积蓄着力量,准备着石破天惊地一撞。
“准备好,把波士可多拉接住。”
听到路德的话,大吾自信满满地提醒:“重磅冲撞可是重量差距越大,伤害越高的技能。我的波士可多拉本身重量就比班基拉斯要重不少,我倒要看看你怎么接下来。”
路德咧嘴笑了:“你能开车,我的班基拉斯自然能帮你停车。”
“既然如此,重磅冲撞,撞!”
大吾猛地一挥手,波士可多拉在麻衣的视野里直接化作一道银灰色的光在场地上一闪即逝,两个精灵的距离在这一刹那似乎消失不见了。
再眨眼时,波士可多拉已经以蛮牛一般的姿态拱向屹立在场地上的那座绿色大山。
两个皮肤坚硬如铁的精灵激烈碰撞,金铁交击的声音让麻衣的耳朵一阵嗡鸣,伊布更是卷起大尾巴捂住了自己的耳朵。
大吾瞪大了眼睛,眼前这一幕令他都忘记此刻正在对战当中,当即就鼓起了掌,大喊厉害。
波士可多拉冲击力极强的重磅冲撞撞进了班基拉斯的怀里,班基拉斯则是用一个类似于相扑选手护住下盘的诡异动作在挡住波士可多拉的冲击直接,反手按住了对方。
大吾根本没想到波士可多拉爆发力凶猛的这一击能被班基拉斯彻底停下来,而且班基拉斯付出的代价竟然只是向后退了几步,在场地上留下两道摩擦的痕迹。
去势已尽的波士可多拉在大吾的指挥下,在近距离使用了铁头,想要冲破班基拉斯双手的束缚。
然而波士可多拉的铁头没能放出来,下盘极其稳健的波士可多拉竟然被班基拉斯硬生生以强悍的力量扭得失衡。
波士可多拉沉重的身躯轰然倒地的一瞬间,班基拉斯随即扑了上去。
扑击准确命中,使得波士可多拉惨嚎了一声,并在紧要时刻随机应变利用铁尾,猛敲班基拉斯的腰部。
吃痛的班基拉斯刚倒退两步,波士可多拉就不要命地近身发动了蛮力技能。
这就是前冠军大吾的判断能力。
该舍弃防御拼胜负的时候,绝不畏缩。
班基拉斯,波士可多拉,这两个家伙在同一个场地上对战,那就是怪物拼杀。
班基拉斯怒吼声震天,波士可多拉的威吓声令人不寒而栗,两人一开场就试图用气势压倒对方。
对拼都用最简单直接的短兵相接,技能都选择能突出力量的那一类。
想要赢得对方只有一个途径,那就是在气场上完全压垮对方,让对方胆怯。
波士可多拉的蛮力重重击打在班基拉斯的胸前,剧痛使得他捂着被命中的位置向后退去。
“胜券在握了,波士可多拉,使用重磅…哎?”
班基拉斯眼睛突然红了。
仰天长啸的他尾巴有力地锤打在地面上,使得坚硬的对战场地突然出现了一道沟壑。
“就是这个。”路德握紧了拳头。
今天他邀请大吾对战就是为了看到这个。
在沙基拉斯时期,参加铃兰大会的他经常会在自身受到大量伤害时候进入不惧疼痛,受伤越多,越暴躁的模式。
那是一个阈值,一到达阈值,就会释放出班基拉斯对于战斗的疯狂。
重磅冲击没有释放出来,波士可多拉眼前一黑,一个巨大的巴掌从上方落下,他还没来得及去挡,巴掌就狠狠地扇在了他的胸口上。
巨力把他沉重的身体击飞,波士可多拉在场地上接连滚了几圈才狼狈的起身。
然而他没有喘息的机会,班基拉斯庞大的身躯没迈出一步,震颤的大地仿佛是战鼓被擂动。
“金属爪,对着左前方的肋部,瓦解掉他的力量。”
大吾分析出了局面,试图让波士可多拉按照自己的思路瓦解班基拉斯的攻势。
“无视他,你要做的就只有一件事,吃下攻击,然后使用报复!”
金属爪又一次重击班基拉斯,这一次是腹部。
波士可多拉毕竟是仓促出击,没能完美按照大吾的要求命中对应的位置,然而伤害确实实打实的造成了。
已经看不清前方的班基拉斯凭借着视野模糊前一闪而过的银灰色光芒捕捉到了波士可多拉的轮廓。
疼痛让班基拉斯的咆哮声震耳欲聋,波士可多拉在极近的距离都被这一声凶戾的吼叫声震地魂不附体。
下一秒,波士可多拉的身体竟然腾空而起,重重落地。
而班基拉斯也在放完这个技能后身子一软,跪着倒了下去。
麻衣坐在场边,看着两只精灵都倒地不起,突然身子一哆嗦。
帕奇利兹和伊布直接变成了哑巴,嘴里只剩下了拖长了尾音的,意义不明的“啊”。
观众席上的人和精灵还没来得及消化战斗过程和结果,对战的双方倒是心满意足得很。
“怎么样,有试出什么吗?”
“试出来了。”路德给趴在地上的班基拉斯喂了颗树果,“我发现他真的是越被逼到极限,越能发挥自身潜力的那一类精灵。”
“而且,多亏了波士可多拉的配合,我也弄明白了他在同实力情况下,承受克制属性的极限在哪里。”
大吾倒是很洒脱,上来就说自己失误了。
没有借口,也不关波士可多拉的事,纯粹自己的判断问题。
如果他能稍微观察一下最后班基拉斯反扑时的神情,那么就可以命令波士可多拉逼战,耗死班基拉斯。
“只是配合我练习一下,不用这也争胜吧?”路德被大吾的严谨惊到了。
“这是我的习惯。”大吾拍了拍波士可多拉,“毕竟我很享受赢下对战的感觉。”
吉利蛋和大嘴娃下场照顾班基拉斯和波士可多拉,而路德和大吾则坐在了观众席上,从麻衣手里拿到了两罐汽水。
拉开拉环的两人正要喝的时候,顿了一下,不约而同地把汽水伸了出去,碰了杯。
经过一场大战,路德烦乱的心绪逐渐平静,猛灌一口汽水之后,路德“噗哈”一声,把剩余的郁气全都吐了出去。
却没想到大吾和自己一样。
两人相视大笑。
麻衣托着腮,实在不知道这两人怎么就乐呵起来了。
离开别墅时候,两个人的表情分明都不怎么美妙来着。
“我说大吾,能问你个问题吗?”路德摇晃着易拉罐,又往嘴里灌了一口,“当然你不回答也没关系。”
“请。”
“以前你总是喜欢满世界乱跑…当然现在也是,只不过我感觉频率下降了一些。”
“就当我自作多情吧,你是不是因为栖岛的什么,才留在这里的。”
大吾也在学着路德晃易拉罐,听到路德的话,他停了下来。
“嘶…”
大吾陷入了沉思,他似乎从来没有思考过这个问题,也是经过路德提醒之后才发现,今年自己四处活动的频率变低了。
除了年中那段时间离开栖岛弄了些石头,把路德交给自己的宝石拿去给朋友处理,好像自己这半年还真都是在栖岛上度过的。
仔细想来,虽然栖岛上值得去挖掘的地方不少,但是以前自己是很喜欢分几次探索同一个地方的。
在一个地方进行挖掘这么长时间,这似乎还是这么久以来第一次。
最重要的年节,大吾也只是回去和家里人吃了顿团圆饭,而后就被震惊的家人目送离开了家,回到了栖岛上。
“你这么一问,我还真搞不清楚,自己为什么喜欢留在这里了。”
大吾歪着脑袋,用征询的目光望向一旁正在和达克莱伊聊天的巨金怪。
然而巨金怪也只能回他一个爱莫能助的眼神。
“为什么呢…”大吾用手托着下巴,苦思冥想。
路德看见大吾正在苦苦寻找答案,内心却有了答案。
他幸福地往后倒下,靠在麻衣的腿上。
麻衣也不客气,伸手捏住路德的耳朵,只不过没有用力,而是轻轻地给他揉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