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下生花的都市言情小說 猛卒 高月-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當街殺人閲讀

猛卒
小說推薦猛卒猛卒
中午时分,应天门大街上,一群拿着大包小包的钱物的虎贲卫士兵兴冲冲往军营内赶去,虎贲卫军营位于皇城和含嘉城内,整个皇宫外围基本上都是虎贲卫驻军。
这群士兵不知抢劫了哪家大户,看起来收获颇丰,基本上每个人都拿着一包或者几包财物,都是用一块布打包,但也有人提着箱子。
这时,迎面走来二十几名千牛卫士兵,千牛卫士兵和虎贲卫士兵的盔甲制式不同,虎贲卫士兵身穿明光铠,头戴朱雀盔,而千牛卫士兵身披锁子甲,头戴狻猊盔,两支军队从盔甲制式上一眼就能分辨。
这群虎贲卫士兵原本以为双方只是交错而过,没想到对方竟然拦住了去路。
“收获不错嘛!让哥哥看一看,都是什么好东西?”为首千牛卫旅帅挑衅道。
这群虎贲卫士兵足有七八十人,而对方只有二十余人,人数相差悬殊,对方居然敢挑衅自己。
虎贲卫校尉恶狠狠瞪了对方一眼,骂道:“去你娘的,守城犬滚一边去!”
“他娘的,你敢骂人!”
爱不释手的都市异能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當街殺人分享
爱不释手的都市小說 《猛卒》-第一千二百一十六章 當街殺人閲讀
千牛卫旅帅冲上去,狠狠一拳击中对方面门,听见了骨折的咔嚓声。
“嗷!”虎贲卫校尉惨叫一声,仰面摔出近一丈远,他重重摔在地上,一只手捂住面门,挣扎着站起身。
这一拳打得太狠了,直接打碎了鼻梁骨,鲜血飙出,顺着手指缝流出来,片刻便流满一脸。
虎贲卫士兵被惊呆了,不过当对方抓起地上的包裹时,虎贲卫士兵瞬间被激怒了。
被打伤的校尉恨到了极点,他嘶声大喊道:“给我打!打死这帮狗娘养的。”
七八十名虎贲卫士兵挥舞拳头纷纷冲上来。
但千牛卫旅帅冷静喝喊一声,“抄家伙,上!”
二十几名士兵抽出刀冲了上去,横刀出鞘,性质就变了,从群殴变成了火拼。
虎贲卫士兵纷纷扔掉包裹,也抽刀迎战,战刀相击,双方恶战在一起。
这支千牛卫士兵正是周飞带人假扮,目的就是要激化双方矛盾,最好引发内战。
这时,外面围了大群百姓观战,千牛卫和虎贲卫当街火并,简直千年难得一见。
不过双方真的厮杀起来,吓得周围百姓连滚带爬,远远躲开。
为首旅帅就是周飞本人,他就像一头黑豹,速度快得惊人,骁勇无比,战刀所过之处,虎贲卫士兵纷纷惨叫倒地,只短短瞬间,便有十五六人被他杀死,都是一刀毙命,对方校尉也被他一刀劈断了咽喉。
论武艺,周飞在晋军中只能勉强挤进前十,但论实战杀人,恐怕全军上下没有人能和他相比,当然,郭宋高高在上,没有可比性,另一个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应采和不在晋军体系内,
不光是周飞厉害,他带来的二十几名手下个个都是悍勇无比,能以一顶十,只短短的一盏茶时间,七八十名虎贲卫士兵便被杀死了大半,只剩下十人,而对方却一个不伤,这十人都已胆寒,他们发一声喊,调头狂奔逃命。
周飞和手下也不追赶,他们拿起地上的财物便扬长而去。
不多时,肖万鼎的次子肖虎踞带着数百人匆匆赶来,只见满地尸体,血流成河,这些士兵死状之凄惨,令肖虎踞心惊胆战。
肖虎踞急令人收拾尸体,他自己匆匆赶回军营向父亲汇报。
应天门大街血拼事件轰动全城,为了争夺赃物,两支军队竟然发生了内讧,成为全城笑谈。
但这件事在虎贲卫军中却俨如炸开锅一般,虎贲卫从来都是高高在上,瞧不起任何人,从不会吃亏,但这一次他们却吃了大亏,八十三人被对方二十五人干翻,死了七十四人,对方却一个不伤,简直就是奇耻大辱。
将领们群情激奋,纷纷跑到主帅大帐前叫嚣,血债要血还,要杀死七百四十名千牛卫狗贼,以十倍偿还。
肖万鼎也恼火万分,他忘记叮嘱儿子,这件事不要传出去,结果闹得全军沸沸扬扬,外面大军压城,城内却发生内讧,这简直就是自讨灭亡。
但作为虎贲卫主帅,肖万鼎一样面子挂不住,对方太狠辣了,竟然当街杀人。
但无论如何,他得先把外面的将领们安抚住。
“我向大家保证,我一定会向千牛卫讨要说法,并将凶手人头砍下,血祭我们死去的弟兄,现在请大家回营,稳住弟兄们的情绪,外面敌军虎视眈眈,如果城内乱了,大家就完蛋了!”
众人在肖万鼎的再三劝说下,满怀愤懑地离去了,肖万鼎既然许了诺言,他就得执行,他命人把三名受伤稍轻的士兵找来,询问情况。
为首士兵心有余悸道:“他们就是来抢东西的,先故意挑衅,动手也是他们先动手,打伤了王校尉,也是他们先动刀,但对方那个首领简直太可怕了,快得简直像豹子一样,心狠手辣,一刀一个,一口气杀了十几名弟兄,我们就像羊,不!就像鸡一样,根本躲不过去,任他宰割。”
“他们死了几个?”肖万鼎追问道。
为首士兵摇摇头,“他们一个都没有死,可能连受伤都没有,个个凶狠异常。”
肖万鼎呆住了,二十五人对付八十三人,杀死对付七十四人,自己却一个不伤,这还是被戏称为‘看家第一犬、战场缩头龟’的千牛卫士兵?
肖万鼎心里明白,这件事指望千牛卫上门道歉肯定是不现实的,还得自己上门去讨要说法。
他随即带着数十人前往千牛卫大营。
千牛卫大营位于南面的入苑,占地广阔,三万军,近两千顶大帐,千牛卫当然也得到了消息,和虎贲卫群情激奋相反,千牛卫上下却欢欣鼓舞,扬眉吐气,他们受了虎贲卫太久的窝囊气,这一次终于能长长出一口恶气了。
但这件事到底是谁干的,却无人知道,也没有人敢承认。
虽然向飞心中也大呼痛快,但他知道这件事性质十分严重,而且很恶劣,不给虎贲卫一个交代,两军就彻底翻脸了,尤其在大战临头之时,如果处理不好,洛阳城也不用再守了。
整整一个下午,向飞都在军营内排查凶手,但一无所获。
当然,千牛卫有一半军队都在城头上,很难查到真凶,说不定凶手就是某支守城军,抢的财物被他们藏起来了,只要这二十五人坚决不承认,还真没有办法找到,总不能把三万大军站成一排,让幸存者一个个来辨认吧!这种屈辱的事情向飞若答应了,他就别指望大军再效忠他了。
大帐内,向飞正在听取副将董缅的汇报,“卑职派出五十五支搜粮队,平均每队一百人,所有的旅帅都向我保证,虽然他们手下有抢掠民财的行为,但绝对没有和虎贲卫发生冲突。
卑职怀疑,是守城士兵干的,他们没有机会去抢掠民财,心中不满,便偷偷下城寻找机会,而且卑职也绝不相信,二十五名千牛卫士兵能对付八十三名虎贲卫士兵?这里面肯定有夸大之词,说不定是先遭到弓箭伏击,虎贲卫死亡大半,然后二十几人出面来抢钱财。”
向飞点点头,“你说得有道理,二十五人对付八十三人,还不伤一人,显然不可能,被伏击的可能性最大,但我们要怎么给肖万鼎一个交代啊!”
正说着,有士兵在帐门口禀报,“肖大将军来了,在军营门口等候!”
向飞愣了一下,急道:“你去应对他?”
董缅迟疑一下,“那卑职怎么说?”
“你就说我正在彻底排查,让他先回去,你再告诉他,这件事说不定是宫廷侍卫假扮千牛卫做恶。”
“大将军,这不太可能吧!”
“你就说有这个可能,我们正在查!”
董缅无奈,只得匆匆去了。
向飞说到假扮千牛卫之事时,心中却忽然闪过一个人影,但这个人影却飘忽不定,看不清楚面目,他一时想不起来,自己心中闪过的这个人影到底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