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氣連載都市异能小說 御獸進化商笔趣-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在血朔面前截斷的太陽匹鏈讀書

御獸進化商
小說推薦御獸進化商御兽进化商
只是,这只天眷之灵应该在许多年前被塔典的真理五页给击杀了才对。
这件事情那些小联邦不知道,但是自由联邦作为三大联邦之一却知晓的十分清楚。
难道说天眷别馆的二馆主天晷玉蛛没有被真理五页击杀不成?
不对呀!消息不可能错!
而且这道太阳匹链的实力也不对,绝不可能是天眷别馆的二馆主施展出来的。
这就奇了怪了。
难道在天眷别馆的二馆主身陨后,天地间又出现了一种系属太阳的天眷之灵不成?
见到杜淼没有继续出手的意思,反而一脸沉思。
鲛敖忍不住开口说道。
“杜淼,刚刚的条件我们两个可是已经谈好了的。”
“你来出手解决这暗夜天象,然后我给你皇鲛一族领海内百分之十浮岛鲸的使用资源。”
“刚刚谈完的交易可不能不作数了!”
杜淼闻言橙色长发下好看的眉毛一掀。
“刚刚确实谈了交易,但这交易只是针对辉耀联邦的夜后,没有将天眷别馆牵扯进来。”
“加了天眷别馆,鲛敖你给我的价码太少了!”
听到杜淼的话鲛敖面上露出了一丝怒意。
不知道是在恼怒杜淼毁约,还是在恼怒天边这道太阳匹链。
杜淼对于鲛敖的态度一点也不在意,可鲛敖却等不了了。
夜后来势汹汹,不可能会轻易收手。
如果真和自己在这里僵持起来,战斗的余波很可能会威胁到皇鲛一族的其他成员。
鲛敖作为皇鲛一族的领军人物,不可能眼睁睁的看着皇鲛一族成员死在眼前。
鲛敖一咬牙说道。
“十分之三,我给你十分之三!”
“天眷别馆那边若是找麻烦,由我皇鲛一族担着。”
说话间,鲛敖的血色能量透体而出,脚下的血海磨盘一滞。
随即血色磨盘朝着天际甩出了一团暗红色的物质,像是磨盘磨碎物体后留下的残渣。
这团物体挡住了太阳,隔断了太阳与血浴之母之间相连的日光匹链。
鲛敖会选择这么做是做过一番衡量的。
杜淼这种一切以利益为先的人不可能愿意主动得罪天眷别馆。
因此只有解决了杜淼的后顾之忧,将天眷别馆的仇恨拉在皇鲛一族的身上。
杜淼才有可能再次出手。
自己确实阻挡了辉耀那边的天眷之灵与太阳之间的联系。
但自己却并没有伤到那只天眷之灵。
天眷别馆素来讲理,应该不会为此大动干戈。
杜淼听鲛敖这么说,再加上鲛敖刚刚的做法确实将仇恨拉到了皇鲛一族身上。
杜淼决定不再袖手旁观。
杜淼手中的长鞭一挥,长鞭化成一只浑身燃着火焰的巨蛇。
巨蛇周身褐色,长数千米,身躯上满是滚动的熔岩,如同是一条移动的地幔。
杜淼解除自己灵物的专属特**化后,直接一跃落在了熔渊幔蛇的背上。
随即杜淼右手朝天一指,海平面剧烈翻涌。
一座仿若能将世界熔尽的火山自海底长出。
火山口喷出大量熔岩洒向长空,与夜之力展开了激烈的斗争。
火山口中飞出两条熔岩化成的飞蛇,朝着两座紫色妖塔迎去。
杜淼和夜倾月彻底依靠圣源之物引发的天象彻底交起手来。
杜淼的全力出手让鲛敖压力一松。
鲛敖加入战局,单手抬起海面幻化成的血海磨盘狠狠一抛,朝着夜空撞去。
正处于辉耀王廷的夜倾月感受到朝夜空撞去的血色磨盘,狠狠握住掌心一分为二的黑色晶石。
黑色晶石刺入夜倾月的掌心,吸收着夜倾月的鲜血。
使得夜倾月掌心的黑色晶石再次发生变化。
黑色晶石没有继续分裂,但两块黑色晶石中皆出现了一道不可名状的身影。
就在这时,天际两座紫色妖塔瞬间同时打开第四层。
两座紫色妖塔的第四层中皆飞出了一具由黑色不可名状物质组成的怪物。
两只怪物出现后,和火山中飞出的两尾火蛇缠斗在一起。
两座脱困的紫色妖塔凌空而起狠狠朝血色磨盘撞去。
大有一副要将血海磨盘撞碎的架势。
这边夜倾月在以一敌二,另一边一片不知名的海域上空。
一个红发异瞳的男子本来在疾驰赶路,丝毫没有顾及白天突然变成了黑夜。
火熱都市小說 御獸進化商 txt-第一千三百五十九章 在血朔面前截斷的太陽匹鏈閲讀
这名红发异瞳男子身边跟着一名蓝发女子和一名身着渔网服的大汉。
这名身着渔网服的大汉在夜空下发出了极为舒服的喘息声。
好像在夜色下,这名黑色渔网服大汉十分的惬意一般。
“血朔,蓝莲,辉耀夜后的夜之力味道真好!是我喜欢的味道!”
“这次去辉耀联邦我绝对要见一见夜后,你们说夜后好不好撩?”
“会不会也喜欢我身上的夜之力味道?”
血朔的心中想的全是自己的女儿,没空搭理白凤。
蓝莲听到白凤的话嘴角抽动,就白凤这一副不正经的样子,使得体内的夜之力都染上了骚味。
夜后作为辉耀冕下,是当世人杰。
这样的人只要审美正常,没有什么特殊爱好,绝对看不上白凤。
蓝莲觉得如果有一个穿着渔网服,涂着指甲的大汉追自己,自己一定极为恼火。
若是这大汉自以为感觉良好,强行撩妹,自己怕是都能和这大汉打一架。
这次自己等人去辉耀联邦有三个目的。
一是寻找血朔和玉晷的女儿血情。
二是寻找那只能够吸收多种气象的天眷之灵。
三是对月后表达感谢。
白凤这家伙去撩夜后,别再撩妹不成和夜后交起手来。
还不待蓝莲准备开口去提点百分风。
血朔,蓝莲,白凤目光皆看到了太阳降下的那道纽带。
见到这纽带,血朔激动的颤抖了起来。
这道纽带证明自己的女儿确实在月后的守护下活了下来。
这道纤细的太阳纽带等于给血朔吃了一颗定心丸。
血朔不知道自己女儿现在的具体情况。
但却知道自己女儿在这种时候引动太阳,绝对是想帮助辉耀夜后。
不然太阳也就不会将光芒浮于表面,不再向外散发。
还不待血朔看够这道太阳匹链,血朔只见一团暗红色的物质直接将这太阳匹链懒腰截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