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彩都市言情小說 我讓世界變異了 txt-第八百七十四章 黃燈籠和地府之門展示

我讓世界變異了
小說推薦我讓世界變異了我让世界变异了
雷公!
意识到偷袭自己的人的身份的肖沐身影突然萎顿,下一刻化灰洒落在地。
白光在虚空中一闪,锁定对手方位的肖沐借用造化的力量包裹住自身在空间中转移,下一秒就出现在了偷袭者所在的方位。
熱門都市异能 我讓世界變異了 線上看-第八百七十四章 黃燈籠和地府之門推薦
那是一片苍翠的林木,古老的树木拔地而起,如蘑菇状巨大的树冠舒展开,肥大的黑绿色树叶遮盖住了天空。
此地毫无疑问乃是暮林村外面的世界,而肖沐已经看清了偷袭者的真面目。
那是一个三十来岁的男子,穿着麻叶编织的衣服,体型普通,像是南瓜一样的脸膛又宽又扁,身上雷霆交织,散发出神灵的气息。
“肖沐,是你!”
这男子一眼就认出了肖沐,眼神深邃的同时脸色也发生变化。
紧跟着,他转身展开五遁合一之术一直往西。
五色光华在该男子的脚下闪烁,他的整个人都仿佛变成了一束五色光。
这男子的遁速很快,一眨眼间就是十几里地。
嗖嗖嗖!
肖沐展开遁术追赶,五道不同的光华仿佛变成了同一道,他的遁速本来就比方脸男子更快,境界提升到神灵境巅峰之后就更快了。
片刻,肖沐和方脸男子之间的距离就被拉近,两人之间的距离从十几里变成七八里。
方脸男子察觉到了问题,头也不回,突然拿出一只黄纸糊成的灯笼提在手里。
这灯笼很像是李老实打着的那盏灯笼,却精致的多。
灯笼四周有一个个小虫子一样的黑点围绕,黑点中传来哭声,那哭声太凄惨了,每一声背后都仿佛有一个将死的人匍匐着跪在地上泣血,让听到的人仿佛心尖上长出了一个个爬着的毛虫。
黄纸灯笼中,有一盏黑色的油灯释放出昏黄色冷清的光芒,这冷清的光芒照向前方,前方的地形变了,多出一个无比幽冷无比深邃的圆形洞口,垂直通往无尽地底深处。
地府之门!
肖沐一看到这幽冷深邃的圆形洞口,就想到了地府之门。
这的确是地府之门,方脸男子手中的黄纸灯笼打开了地府之门,这门户直通幽冥地府。
肖沐心里一凛,地府是府君的驻地,一个地府就有一位府君,他还不敢轻易进入。
方脸男子走到地府门口,突然回头看了肖沐一眼,紧跟着纵身跳入地府之门。
咔嚓!
白光从肖沐的手里闪烁而出,赶在方脸男子跳入地府之前打在了此人脚下的地面上。
地府之门被移开了,空间扭曲,地府之门向南移动了五六百里。
砰!
方脸男子双脚最终踏在了实地上面,这男子的脸色彻底变了,扭曲如同滴着血水的方形南瓜。
嗤嗤嗤!
肖沐拿出判官笔,直接在空中勾画,生死神阵在他体内汇聚,九枚光点闪烁出光华。
一笔勾生死!
方脸男子的身上被肖沐画了个叉,噗!死亡的能量打出,方脸男子的身体被洞穿,胸膛上被判官笔刺出一个透明的血洞,同时死亡的阴影凭空而降,落在他的头顶上开始往足底蔓延。
“呕!”
方脸男子气的当场吐血,重伤当中,他直接扔掉了手里的黄纸灯笼,仰头望天。
咔嚓!轰隆隆!
方脸男子的两只眼睛里分别交织出雷霆霹雳,乌黑色的劫云从远处飞来,倏忽间覆盖住了此地一大片的天空。
咔嚓!
肖沐体内响起雷霆的声音,一道霹雳突然从他的体内炸开,他的左肩当场变成焦黑。
肖沐猛然抬头,头顶就有城隍相飞出来,金色的威权之力挥洒而下,城隍威权护持住了他的身体。
与此同时,他的身体直接下沉,和地面相融,没入泥土。
方脸男子一愣之下,肖沐身上雷霆的力量就暂时被抑制。
砰!
大地突然被破开,由至高无上意念包裹住的天帝印和大令旨同时从地下飞了出来。
方脸男子抬头望天,雷公相从体内飞出,虚悬于他本人头顶。
天帝印和大令旨的出现让方脸男子感到恐惧,试图利用雷公威权抵挡天帝威严。
雷公轰出现在他的右手,雷公相和其本人的身上,分别出现了雷公之宝八劫银风冠、八劫银风袍。
一冠一袍闪烁出报应的光华,将其自身报应的力量摧动到极致。
在他身上,报应的天命点打开了,报应灯的光华从空间深处射出,通过幽深古井来到了人间。
面对天帝印和大令旨的镇压,青黑色的报应之力冲天而起,在方脸男子头顶化作圆形气柱挡住天帝印。
嗡!
天帝印在金霞紫霞交织中镇落下来,那青黑色由报应之力所化的圆形气柱顿时摇摇晃晃。
肖沐突然从地下露出头来,刚一出现在地面之上,轰隆隆的雷霆之声就再次从他身上传出,遁出地面的那一刻他本人就不得不再次承受雷霆之力的轰击。
焦臭的气息从肖沐的左肩传出,雷霆的力量顺着他的身体蔓延,趁此时机,肖沐右手挥舞判官笔,对准方脸男子画了个圈。
砰!
方脸男子胸膛再次被洞穿一个血洞,鲜血同时向前和向后飙射。
呜呜呜!
泣血的哭声从地下传来,方脸男子脚下多出一个圆形的洞口。
一只只白骨手从地府之门中伸出来,拉扯住方脸男子的双脚同时向地府深处拉扯。
突然的两处伤势让方脸男子出现动摇,在他头顶抗拒天帝威权之力的报应光柱突然晃动,天帝印和大令旨趁机压落,镇压在此人头顶上方。
剥夺!
肖沐右手挥手对着天帝印一招,天帝印中人形虚影便伸出左手,抓住方脸男子右手握持着的雷公轰猛力向外一夺。
雷公轰直接脱手飞向肖沐的方向,被肖沐伸手接住。
“肖沐,你别想剥夺我的宝物,我让你什么都得不到。”
方脸男子发出绝望的咆哮,他的双眼变成了报应的青黑色,上半截身体当场炸开。
轰隆!咔嚓!
澎湃到极点的雷霆之力从方脸男子上半身炸开所衍化的血肉中汹涌而出,报应的力量冲向肖沐的身体。
镇!
肖沐眼望天帝印。
天帝印中,人形虚影突然伸出一只手掌,直接按在了方脸男子身上透出的报应天命点中。
报应的天命点被堵住了,报应的光华直接从方脸男子消失。
还可以这样!
人形虚影的表现让肖沐都愣住了,事先,连他本人都没想到天帝印中的人形虚影还有这样的威能,居然不仅可以封镇对手,连对手身上的天命点都可以挡住。
天命点被挡,报应的力量无法从幽深古井深处透出,方脸男子血肉所化的雷霆之力立刻消失。
剥夺!剥夺!
肖沐趁机连续对方脸男子进行剥夺,大令旨飞临方脸男子的尸体上方,对方脸男子身上的宝物展开剥夺,八劫银风冠、八劫银风袍先后从方脸男子身上飞出,被肖沐收走。
然而是否剥夺方脸男子的雷公位业却让肖沐陷入了迟疑,一段时间之后,肖沐最终选择了放弃。
凭借天帝印和的大令旨,暂时还无法剥夺神灵层次异变者的位业,唯有使用造化斧。
长期使用导致造化斧的消耗太大了,此时已经使用了三分之二,继续使用下去的话,肖沐担心不久自己就要失去造化斧了。
从地下出来,遁往方脸男子所在的方向。
肖沐挥手打出一团真实之力在方脸男子的尸体上,尸体崩碎,一团阴影从中飞了出来。
生和死的力量在肖沐手中汇聚,化成黑白色手抓抓住方脸男子的阴魂展开沟通。
不久之后,肖沐放开了手掌,阴影直接从他手中消失不见了,他的脸色却微微变化。
正西府君!
正西府君要进入人间了。
天道的力量进入人间越来越多,正西府君居然要进入人间,而方脸男子和先前被自己击杀的土地神,两人的一切举动都是为了迎接正西府君。
而方脸男子刚刚打开的地府之门,就是由正西府君执掌在执掌。
想到地府之门,肖沐忍不住看向刚才被方脸男子丢在地上的灯笼,结果他的脸色不由再次发生变化。
方脸男子丢在地下的黄纸灯笼已经烧了起来,此时彻底烧成了一团灰烬。
呜呜呜!
若隐若现的哭泣声从遥远的远方传来,远处,一个个昏黄色的灯笼飘荡着,正在向正南方向飘行。
正南方向,六百里之外,正是被肖沐使用造化之力转移出去的地府之门。
这地府之门被方脸男子使用和地府之门相应的黄纸灯笼打开,现在,由于黄纸灯笼被烧成了灰烬,那被打开的地府之门已经无法被关上了。
呜呜呜!呜呜!
哭泣的声音随风传来,远处,近处,肖沐的前后左右,四面八方,都出现了一只只黄纸灯笼。
每一只黄纸灯笼拿在一个阴魂的手里,这些阴魂或从地下钻出,或从古墓中钻出,或从刚刚死亡的异变者手中钻出,一个个提着灯笼走向地府之门。
轰隆!
一道灰白色的光芒从正东方向亮起,浓烈到极点的咒力冲天,一团咒云凝聚成型,上方站着周玄门。
“点灯!”
周玄门的声音从咒云上飘来,传播向四面八方,方圆几千里,上万里地方,一时间所有人都听到清清楚楚。
几乎是早就约定好了的,随着周玄门的声音,正东方向,正西方向,正南方向,正北方向以及东南东北西南西北等四面八方,所有有人类生存的地方全部点起了一根根红烛。
红烛的灯影摇曳中,红色的灯影冲天而起,让阴黑色的天空染上了一团红霞。
原本提着灯笼正在走向地府之门的一个个阴魂都停下了脚步,不再继续向前。
灰白色的咒云飘荡,周玄门身化咒光,一直往肖沐南方六百多里的地府之门的方向飞行而去。
见此情景,肖沐也不禁展开遁术,遁往地府之门的方向。
地府之门倒没有什么变化,依旧和原先一样,乃是一个看起来幽深无比、幽冷无比的不见底恐怖黑洞。
“小肖,发生了什么事?”
周玄门看到肖沐出现,立刻猜到了什么似的开口询问。
“周前辈,正西府君将要进入人间了。”
肖沐说着将自己遭遇方脸雷公,以及和对方战斗,被对方打开地府之门想要逃跑,最终扔掉黄纸灯笼导致地府之门无法关闭的情况说了。
“正西府君!”
周玄门的脸色变得沉郁,正神当中,以府君的实力最强,而天庭,共有八大府君。
实力最强的白府君乃是正东府君,神凤女得到了一个府君位业,据悉极有可能是正南府君。
而现在,将要降临人间的乃是和这两位齐名的正西府君。
这位的实力有多强暂时未知,但既然和白府君齐名,就算弱也弱不到哪里去。
这就难怪周玄门一听此人的名头,立刻就开始担忧了。
目前,天庭已经进入人间的正神就有两位,一个是果报神君,一个是幽冥河主。
而人间有能力阻挡正神的,由于神凤女还在闭关,暂时只有周玄门和五德神君而已。
五德神君对人间只有三次出手的承诺,最多只能算是半个帮手。
一旦正西府君再进入人间,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消息确定吗?”过了一段时间,周玄门才谨慎的问。
“确定无误!”
肖沐凝重回应。
“情况有些不妙啊,罢了,回去再商量,实在不行,就让神凤女提前出关。”
周玄门做出决断。
随后,他对着地府之门所在的方位,右手连续挥舞,从下往上招摇,大地拱了起来,将地府之门围在了中间,狂暴的诅咒之力涌入泥土,和泥土融合在一起,形成坚固的灰白色圆形封闭式牢笼,如监狱般将地府之门封锁了起来。
但这种封锁并非真正意义上的封锁,地府之门中的力量依旧存在,甚至透出周玄门的诅咒之墙,继续影响着人间,影响着附近的生灵。
但这已经是周玄门所能做到的最好的抵挡地府之门的办法了,至少可以保护人间的生灵、阴灵不至于被地府之门吸入地府。
随后,周玄门提起肖沐,腾云返回驻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