优美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討論-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分享

權寵新娘蜜如甜
小說推薦權寵新娘蜜如甜权宠新娘蜜如甜
小豆芽点点头,韩云熙以为他信了,刚想同他弥补一下缺失的父爱,却岂料的到小豆芽一拳打到了韩云熙的眼睛上。
“伯伯,你当我是三岁小孩吗?你以为我会信你的鬼话吗?宸儿再蠢,也不可能相信这么荒妙的话。”
韩云熙毫无防备的吃了小豆芽一拳头,发出了闷哼声,乔墨儿撇了撇眉毛,听见韩云熙的怪声,就睁开了眼睛。
“你怎么了?”
乔墨儿望着面前同样躺着的韩云熙问道。
而坐在他们二人中间的小豆芽对乔墨儿说道,“姑姑,宸儿才是重点好吗?他刚刚非议于你,要不是宸儿坚守底线,宸儿就会上了他的当了。”
“他说了什么,让小豆芽你这么生气啊?”
乔墨儿单手撑着个脑袋,婀娜多姿且懒洋洋的躺在床上,问小豆芽刚刚和韩云熙发生了什么事?
好文筆的都市言情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讀書
“姑姑,他说你是……”
小豆芽话没说完,就被韩云熙捂住嘴巴扛走了,“墨儿,云墨坊还有不少灾民需要你去救治,小豆芽这边的事情我会和他处理好的。”
“也罢,睡了这么久,是该回云墨坊看看那些人了,云熙,小豆芽这就交给你了。”
乔墨儿起身整理好衣服,回云墨坊让月兮姑姑准备一盆洗澡水,她待会就去洗漱一番。
都市言情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讀書
“小姐,您为何不把他们照顾好再美美的洗个澡睡觉呢?”
“对于照顾灾民,不仅是要让他们保持干净,也要我们自身干净,等会你别忙着了,也去泡个澡,等你泡好了,也让他们轮流去泡个澡。”
“好的,小姐,月兮这就去办。”
乔墨儿捏着肩膀,带起了一个面纱就去给灾民们拾取脏衣服去了。
“墨儿,你为何要带面纱同他们接触。”乔於珂过来主动帮她一起收拾衣服。
“刚刚从药坊过来,我想过了,既然不明其病因,就得做好保持不与他人近距离的接触,我也已经让无拴去差办,多准备一些面纱,到时候人手几份,以防更换使用。”
乔墨儿拿着脏衣服准备往洗衣房走去,突然一个大爷站在那儿口吐白沫,抽搐的倒在了地上。
“快来人啊,这里有人晕倒了。”
一个十六七岁的小姑娘蹲在大爷身边大声呼喊着,其他的人都是避而远之,生怕下一个一命呜呼的人就是他们。
乔墨儿听见呼喊声,连忙把脏衣服放到了乔於珂手上,自己立刻跑到那个晕倒的大爷身边。
“小姐,洗澡水给您放好了。”
月兮姑姑从后院出来,告诉乔墨儿水已经放好了,“你先带着婉娘去洗吧,我这边有事,待会再洗。”
“哦,好。”
月兮姑姑听话的去找婉娘,乔墨儿则是蹲到大爷身边,用手给他把脉,脉相混乱,七窍也是无神,手脚也已经发白了,“快,你们来几个人把他的手指头给掐住。”
乔墨儿说话,除了小姑娘帮她,其他人一概不动,因为大家都怕死,所以没有人敢靠近去帮助乔墨儿。
乔於珂见势命令几个撩舞阁的侍从,辅助乔墨儿救助大爷。
“快把他的鞋也脱了。”
乔墨儿继续命令道,侍从们听命的,立刻把大爷的鞋子给脱了。紧接着她又从腰间取出一打小银针,分别扎在了他的人中,头顶,以及大爷的手脚之上。
“快,帮他把手上和脚上的淤血挤出来。”
“姐姐,我们需要挤多久啊?”
“挤到他有反应为止。”
乔墨儿刺激着他的人中,其他人给他放血,大概放了一小会儿,大爷就缓过神来了。
“给他拿点儿藿香水。”
乔墨儿又差遣道。
“且慢。”
说话的人是前几日被无拴送到城外的司空昌,他本是不打算回临安城的,但听闻乔墨儿在云墨坊乐善好施,主动给大家免费义诊,准备来瞧瞧她是否真的那么厉害。
于是他以义诊良工的身份重新回到了临安城,虽然他进来的时候,大家也有很多非议。
“凭什么他能进去,我们就不能进去?”
“就是啊,我们为什么不能进去,他长得这么弱不禁风,凭什么你们放他进去啊?”
群众反对声越来越大。
精彩玄幻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 愛下-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熱推
迫于无奈,闫旭出面给大家解释了一番:“大家少安毋躁,他是良工,临安城里面建了一个驿站,等里面的人病情稳定了,我们再分批次让你们进入临安城。”
“那你们就不管我们城外的人了吗?”
“就是啊,我们和临安城里面的人比起来,是少了一根手指头还是多了一条腿啊,至于把我们全部隔离在外面吗?”
“你们和他们是平等的,只是良工们说了,此次疫情比较严重,必须得分批次隔开,我也已经在城外给大家安置好了帐篷,也配好了良工给大家补给物资和食物,所以也得请大家积极的配合我们。”
“大人,不是我们不配合你啊,是我们觉得这个弱不禁风的小伙子,怎么也不像个良工啊。是不是你们串通好了来骗我们的啊。”
司空昌走到这个嘲笑他的人面前,隔着一个围栏,看了他几眼,“你气短,口臭,夜不能宿,是肠道出了问题,你多吃点粗粮消化一下,比如说馒头。”
司空昌三言两语就让那个人闭上了嘴巴,一群不知道什么意思的人,凑近这个惹事的人身边,问他是什么意思,只见他一开口,就熏死所有人。
大家这才明白司空昌的话,摆摆手都散了去。
司空昌带上斗笠,“多谢太师相助。”
“只要你能去辅佐好墨儿,我自会限你出入自由。”
“检查乔墨儿是不是合格的良工,我得观察几日,否则我是不会轻易辅佐她的。”
以前傲气的司空昌已经死了,他现在只想看看,为什么大家都觉得乔墨儿的医术特别好,明明她什么也没有做过,却还是值得大家去夸奖她。
于是他暗中观察乔墨儿是如何对灾民的,她一会儿给大家补给食物,一会儿又哄小孩子吃糖喝药,甚至还会给不舒服的人简单的扎上几针,他们就舒服了一些。
他之前也有研究过城外的一些灾民,虽然在城内一片和谐,但在城外却已经接连死了好几个了,要不是自己不知道其病因,定也不会让这些灾民不治而亡。
现在看见乔墨儿治这些灾民,要用藿香水给他灌下,显然是错误的,比较他之前也是给病人灌了藿香水,但却丝毫没有用处。
“司空公子有何见解?”
超棒的都市异能小說 權寵新娘蜜如甜-307 司空昌回雲墨坊看書
乔墨儿在医治这个方面,也是想要听听司空昌的想法。
“口吐白沫未必是藿香水能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