扣人心弦的玄幻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txt-405.熱推

我的師門有點強
小說推薦我的師門有點強我的师门有点强
葬天阁的范围非常广袤,据说是因为当初那只舔狗绝望之下爆发的怨气实在太强烈了——当然,这是明面上的说法。实际上也合该这个灭绝人性的宗门要遭遇此劫:那名入魔弟子最后因为难敌众人围剿,于是发动护山大阵的时候强行散功,将一身魔气随着护山大阵的开启打入灵脉里,污染了整片大地。
后来佛门和龙虎山接连出手,试图净化此地,但却一直未能如愿。
据说便是因为此地怨气太重、魔气太浓,已经形成了一处自我封绝的特殊空间,有点像是之前幽冥古战场那样依附于玄界夹缝的存在,只是与幽冥古战场不同的是,葬天阁这里是能够被肉眼所观察到,也能够通过一些特殊手段自由出入的空间。
道门龙虎山将此称为“怪异”,以此区分于寻常的魔域之地。
只要死在这里的人,便会被“怪异”吞噬同化,成为这里的一部分。
但因为“怪异”是扎根于玄界法则上的特殊空间,所以这里也就无法被驱散和净化——在玄界这个大层面上,此地是不存在的,所以不存在的地方自然也就无法被净化了。
说起来很扭曲,但也正是因为如此,所以才会被称为“怪异”。
可现在……
“这里正在向现实变化。”东方玉的脸色越发的难看了。
“什么意思?”众人不解。
“龙虎山称此为‘怪异’,意思就是此地乃是虚妄不实之所,不存于现界,没有过去与未来,所以任何回溯之法都无法使用,这也是为什么龙虎山天师和佛门高僧都无法净化此地的原因。”东方玉沉声说道,“但现在,这里正在逐渐摆脱‘虚妄’的限制,这里的一切很快就会变成真实的,等于是与过去、未来都连接上了。”
“说人话。”几人更加迷茫了。
前几句还能听得明白,后面就是彻底完全不知道在说什么了。
东方玉直接从地上抓一把黑土,在地面挖了一个坑,然后掂了掂手里的黑土:“这是以前的葬天阁。”
然后他踩了踩地面,又道:“这里就是玄界。”
接着,他又把手中的黑土往地面一拍,将小坑铺实:“这是现在的葬天阁。”
这次众人听懂了。
“不过这和我们现在所处的环境危险有什么关系?”石破天不解的问道。
“以前的葬天阁,只有一只魔将,就是昔年那位入魔弟子一缕怨念所形成,实力并不算特别强,哪怕是一般的地仙境修士进了这里,也能够应付得了。”东方玉声音沉闷的说道,“因为葬天阁是被剥离出玄界的虚妄,是不存在的,所以死在这里的人,最多也就是变成魔人而已。……但现在,葬天开始与玄界真正的融合,从‘虚妄’变成‘真实’,那么也就意味着……”
“魔域之门。”宋珏突然惊呼一声。
东方玉看了一眼宋珏,然后点点头,道:“对。……这里虽说是魔域,但实际上却并不算是真正的魔域,只是我们的习惯性说法而已。但一旦这里变成真实的,那么这里就会成为魔域在玄界打开的门扉。”
“开玩笑的吧。”苏安然突然发出一声哀嚎,“你不是说,这里有个秘境之灵吗?”
“并不冲突。”东方玉冷声说道,“幕后出手之人想要的是魔域之灵,但魔域之灵又岂会如此轻易的就被人摄取?肯定也会有一些自保的手段,这就是玄界万灵的本能,只是有强有有弱而已。”
“那这个……什么魔域之灵,是强还是弱啊?”石破天傻愣愣的问道。
这一次,几人都不屑回答他的问题了。
能够直接开启一个魔域之门,试图召唤魔域生灵进入玄界来保护自己,你觉得是强还是弱啊?
“走!”东方玉直接说道,“别再浪费时间了。”
“往哪走啊?”苏安然问道。
“你想往哪走就往哪走。”
“啊?”苏安然一脸茫然,“我怎么知道往哪走啊。”
“万事楼说你是天灾,肯定不是没理由,你要相信你自己。”东方玉再度说道,“我们只需要跟着你走,就必然可以前往此地的核心关键所在。”
相信你麻痹哦。
苏安然内心咒骂了一句。
“你的法术,还不能用吗?”苏安然有点小烦躁。
“当两界正式重叠,葬天阁彻底从虚妄变成真实后,我就可以施展法术了。”东方玉似是知道苏安然在打什么主意,于是开口说道,“但是相信我,你绝不会希望等到那一刻的。”
几人就这么看着苏安然,等着他做出决定,那模样看起来就像是嗷嗷待哺的乳鸟。
“唉。”苏安然叹了口气,然后随意挑选了一个方向就开始前进。
这是他们自重新出发后的第四天。
中途,他们倒是也遇到几次魔人的袭击,但规模数量并不算庞大,而且在一个地方长时间停留休息也不会再遭到围攻,这让几人越发的注意到,东方玉让他们佩戴的那枚玉佩的重要性。不过在这个过程里,几人也都注意到,如今会出现并且袭击他们的,已经没有魔傀儡了,基本上全部都是魔人。
魔人是被魔气侵蚀后死去的修士所变,其实力强弱不一,有的只是相当于通窍境的修为,但也有的几乎不在石破天的实力之下,更为难缠的,是魔人不像魔傀儡那般只是凭借肉身的强度来战斗,而是会施展一些武技或者类似于法术一样的招式。
当然,这些武技和法术招式自然跟他们生前活着的时候情况不同。
不管之前是什么样的武技或招式,如今由魔人施展出来,都会变成魔气森森的版本,并且伴随有诸如眩晕、恶心、中毒、精神干扰等等之类的异常效果。
东方玉说,这是因为这些魔人的“气”还没有凝练彻底,所以出手的时候会才会有这种魔气外泄所引发的异常情况,一旦他们的气彻底凝练入体,不会外泄时,就意味着他们已经成为魔将了。
不过自那天苏安然斩杀了一名魔将后,接下来的旅途上,他们倒是都没有遇到第二名魔将。
这一路不算太平,但同样也算不上危险。
尤其是宋珏、石破天、泰迪三人都能够上阵杀敌后,其实杀敌效率算是比较快的。
这三人里,泰迪和石破天两人都是凝魂境镇域期,虽不见这两人施展领域能力,但凭他们的枪法和刀法只要不是力竭疲惫之时陷入重围绝境,他们甚至能够轻而易举的撕出一条逃生血路。
当然,石破天如今的实力其实是略有不足的。
因为他的宝体被打破了。
虽说臂骨已经彻底痊愈,但修炼的宝体之法却不是如此简单就能够重新修复的,所以他现在的实力其实只能算是半只脚踏入化相期而已,比之宋珏还要弱上一些。但唯一的好处,是他的气血相当旺盛,痊愈后的他精力仿佛无穷无尽,如同一具不知疲惫的机器人一样。
所以在正面战场上,基本都是石破天负责冲阵打开局面。
而宋珏则是已经半只脚踏入了镇域期,不过她虽热衷于武技的修炼,但走的却不是传统武修的路线,所以她是有凝练一具法相的。虽说如此一来,她的肉身强度自然是比不上泰迪和石破天,但她却可以召唤出法相进行战斗,等于是一个人可以当两个人用——当然,眼下的情况并不足以让宋珏召唤出自己的法相,所以苏安然等人也并未见识过宋珏的发现。
据说,在之前的时候,宋珏有召唤出一次法相,只是那次是用来摆脱困境的,所以石破天和泰迪两人并未见到宋珏的法相与那名魔将爆发大战,只是虚晃一枪般的短暂交手后,趁其不备时他们便立即抽身走人了。
而之后,便是苏安然见到那一幕了,自然也就没看到宋珏的法相。
再然后便是苏安然和空灵的加入,以他们这几人的实力,区区几十具魔人虽说可能会有点棘手,但也不至于让他们需要底牌尽出,因此应对起来并不算困难。
如此又行进了三天。
这期间,却是连一次魔人的袭击都没有。
这一次哪怕不看东方玉的神色,其他几人的脸色也都有些不太好看了。
当然,最难看的要属苏安然。
魔域是一个阶级制度相当严明的特殊区域。
这种严明情况,通常表现为,越是接近核心区域的位置,便越不容易遇到低阶的魔物——魔傀儡大量聚集的地方,你或许可以看到一些实力与魔傀儡差不多的魔人;但若是在魔人比较活跃的地方,那么你就绝对看不到魔傀儡,甚至在一些比较实力,或者说气息比较强悍的魔人活动区域内,那么你甚至看不到那些实力相当于通窍境、蕴灵境的低阶魔人。
而此时,他们接连三天都没有遇到魔人,那么这片区域存在什么样等级的魔物自然也就不言而明。
其他人脸色难看,是因为他们接下来要么不爆发战斗,要是爆发的话就必然会是恶战。
苏安然脸色难看的原因,则是他用事实证明了东方玉之前的推测:他的天灾之名,名副其实。
“夫君,你怎么了?”
神海里,似乎是感受到了苏安然的坏心情,石乐志也不由得开口询问道。
“没什么。”神海里响起苏安然的传念,“只是想起一些坏心情的事情。”
“夫君你要小心了。”石乐志没有追问苏安然想起坏心情的事情,她转而开口说道,“这里的魔气相当浓郁,恐怕如果这里有什么魔物的话,实力会相当强大呢。”
“你能应付吗?”苏安然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
“要看情况。”石乐志沉吟片刻,然后才开口说道,“像是那天那个,我可以解决。但如果已经能够具现出小世界的话,拼尽全力可以,但夫君的身体……恐怕也会受创。”
“哦,那没事。”闻言,苏安然便放心了不少,“大师姐给了我不少丹药呢,只要还有一口气剩,我应该是死不掉的。”
“但夫君你可有想过。”石乐志语气幽幽,“遇到一个还好,但若是在夫君养伤期间又再遇到一个呢?”
苏安然带着点小庆幸的心思瞬间就僵住了。
“不会这么……”苏安然刚想开口说自己不会那么倒霉,但猛然间想到了墨菲定律和插旗效应,所以他果断闭嘴了。
“夫君,可还有其他后手?”
“有是有。”苏安然叹了口气,“我也已经用了,就是不知道效果如何。……当然,如果实在不行的话……你说我若是拥有镇域期的实力,你能发挥几成?”
“道基以下,唯我无敌。”石乐志一声不屑的说道,“但前提是,夫君你得拥有领域,我才能够借助领域撬开规则之力,否则的话若只是肉身强度等同于镇域期,那还是不行的。”
“唉。”苏安然叹了口气,“黄梓让我压制境界,不要表现得太过妖孽,以免出事。……但如果实在不行的话,那我只好摊牌了。毕竟被玄界的人指指点点,总好过死在这里吧。”
火熱都市小說 我的師門有點強 木牛流貓-405.讀書
石乐志轻叹一声,却并没有开口再说什么。
她虽然不太清楚苏安然为什么那么有自信能够一瞬间从凝魂境聚魂期直接一步迈入镇域期,但她知道自己这位夫君是藏有一招后手的,说不定的确可以做到这一步。
但她也同样知道,太一谷那位深不可测的谷主之所以一直要苏安然压制修为,不想让他过早的踏入镇域期,固然除了不想他表现得太过妖孽,以至于受到玄界的过多目光注视外。另一个最重要的原因,便在于一旦超过化相期,法相凝练稳固下来,便也等于是固定了自己的气运。
而再过不久,新一轮的气运传承便要开始了,若是在此时突破了境界修为,虽不至于无缘参与新气运的争夺,但也的确会失去先机。
尽管她不清楚具体的事情,但曾经也是踏足彼岸之人的石乐志还是能够感受到,那位黄谷主似乎在布一个局。
而这个局最为关键的,便是自己这位夫君。
那位黄谷主,想要自己的夫君去进行新一轮的气运抢夺。
“小心——”
一声猛喝,骤然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