寓意深刻言情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45章 成爲新瑞典的新大王的代價相伴

留裏克的崛起
小說推薦留裏克的崛起留里克的崛起
去年,一支五百人的黑色大军闹市巡游。
精品都市小说 留裏克的崛起討論-第545章 成爲新瑞典的新大王的代價展示
今年,一支一百人的蓝白色大军再来一遍。
不过比起已经死去的大王奥列金和卡尔,梅拉伦的民众更欢迎罗斯人一些。
此并非罗斯人就是善良的,完全在于梅拉伦的比尔卡集市,道路两边清一色摆摊的摊贩。
人人都知罗斯人有钱,他们每年都来集市乃至整个湖区采购五花八门的东西,又再春季贩售大量稀罕物。
大批有实力的商贩都在贸易中赚到了钱。
人们欢迎有钱的大人巡游,他们再看到这一群衣着光鲜,尤其是为首的那位漂亮的少年留里克,更是赞誉友嘉。
只是他们并不清楚,这光鲜华丽又显得仁慈的外表下,罗斯人掩藏了獠牙与血盆大口。
留里克无意和簇拥而来的商贩有什么互动,离开了正在建设的比尔卡修道院,他已经在幻想那个法兰克王国传教士埃斯基尔,在看到自己从不列颠抢来的《林迪斯法恩福音》,以及大量金银器皿、钻石十字架,那家伙是否还会保持那份惊喜。
留里克再次站在了集市酒馆的门口。
浩荡军威当场吓得喝麦酒的人撒腿就跑。哦,一些家伙赶紧喝完酒,没有付钱就溜之大吉。
酒保在暴怒中跑出来,嗷嗷叫地要求付钱,便与留里克的军队撞在一起。
是袭击?
两名佣兵猛踢一番,酒保被踢得嘴啃泥。
精品都市异能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 txt-第545章 成爲新瑞典的新大王的代價讀書
须臾,酒保爬起来,那生起的怒气面对罗斯军队当然丧失。
“大人,你要进去坐坐?”耶夫洛问。
“不必了。”留里克抬起头,再看这酒馆不禁摇摇头。
“你有些失望?”大商人古尔德问。
“对。失望。这酒馆太破旧了。要我接管它?我看就把它推倒,我们建造新的。”
“这倒也是。”古尔德点点头,“那么,战士们就不该对这酒保粗暴。他们以后都是你的手下。”
留里克噘着嘴一副无所谓的态度。
“我当然要有酒馆,但是这些人……全部赶走。”
“有必要吗?他们是合格的工具。”
“不。他们是贪婪的工具,我需要信得过的人给我管理酒馆。”说着,留里克扭过头,“我就信得过你。准备一些人手,你来接管这里。对了,我要拿到比尔卡集市的一些区域,房屋推倒重建,就作为我们罗斯人货物的专营商店。”
“妙啊。”古尔德高兴归高兴,他仍有些顾虑,“就怕比约恩不会轻易就范。”
“不。他会的,那个家伙不是卡尔,那是个识时务的男人。走吧,已经够了。我们直奔比约恩的宅邸,希望那家伙准备好了酒。”
闹市巡游到此结束,大军也离开了集市。
相比于步行前往比约恩的宅邸,还是坐船来得快。
好看的小說 《留裏克的崛起》-第545章 成爲新瑞典的新大王的代價閲讀
阿芙罗拉号和古尔多特号,这两艘姐妹舰如战神般立在港口,梅拉伦的男女老幼都来近距离观看,接着窃窃私语罗斯人的强悍,乃至探讨这种大型船只能装运多少货物。
留里克与手下等来四艘长船,他们顺利漂到比约恩宅邸所拥有的小码头。
大军走在割完燕麦的田埂,留里克看到,还有零星的人躬身捡拾着什么。
捡麦穗的人?真是一片清冷的田园牧歌。
复杂的水道和郁郁葱葱的松林,若是生活富足,这北欧的水乡不啻为休闲养老好地方。
奈何这里的气候与当今的生产能力,造就这里极为脆弱的农业。若不是太穷,大家如何对出海劫掠充满热情?
田地的麦根稀疏,一看他们便是不善于耕种。留里克也无意再批评什么了,这地方就是太寒冷,比起精耕细作的收益,那还不如移民温润的法兰西平原或是乌克兰大草原。
与此同时,比约恩家的私兵注意到这到访的大军,那飘扬的罗斯旗帜和太阳下反光的矛头,看家护院的私兵家丁,首先的反应是恐惧。
倘若惹恼了罗斯人,他们冲杀过来,自己还不是迅速死亡?
比约恩,他带着喜悦与恐惧交织的复杂心情出门迎接留里克一行。与此同时和他家族附属居住的自由农民、农奴全都紧急回避。
留里克踏着傲慢步伐而来,他人是个头矮小,脸上还带着稚气。可他身边的那些战士,清一色狠人模样。
比约恩带着恭敬躬身致意,“欢迎!欢迎来到的宅邸。”
“我算是应邀到访吗?比约恩,我们又见面了。现在卡尔已经死了,你被大家拥立为首领。你希望所有部族的公爵都支持你做瑞典王?可无人领情。”
留里克把事实非常突兀地说出,比约恩先是吃了一惊,接着露出尴尬的笑。“你……都知道了。”
“是的。我无意多言。走吧,我的大军暂立户外,我带着亲信进入你的宅邸。咱们好好聊聊你称王的事。”
比约恩猛然惊醒,留里克这最后一句话分明指明了此事。
即古尔德把事情办好了,罗斯人的确支持比约恩称王,这其中要付出多少代价,留里克所来就是为此事谈判。
“那就请进吧”比约恩绷着脸,未再多言。
谈判双方保持着一定默契,留里克心里有着预期,就是不知比约恩的底线在何处。
留里克踏步进入了着木墙围着的宅邸,果不其然这宅邸甚至连卡尔的老宅都不如。
没有地板房舍简单,那些建筑都是夯土堆木,房顶铺设大量草垛,如此造就的传统长屋。
贵族要住在这样的房舍,如何展现高贵?
留里克与他的亲信们,如今已不能适应这样捡漏的存在。他只好忍着不适,进入那最大的房舍,再盘腿坐于松软皮垫,等着与比约恩谈判。
所谓谈判,不过是当事的两人围着一团温暖的篝火议事。没有记录事件的人员,见证人倒是分坐在一边。
比约恩并未准备餐饮,留里克亦无意在此逗留太久。
“我们开始吧。”见自己的老朋友已经坐好,比约恩绷着脸指出自己的希望,“我们杀死了卡尔,现在所有的大家族支持我做首领,也支持我取代卡尔做瑞典王。但是,其他的首领都不支持我。我!我要你的支持。”
“事情我完全清楚。我!支持你做大王!我的态度非常明确,我值得你信赖。”
听起来,反倒是留里克担心自己顾虑。比约恩立即振作起来,绷着的脸为之松弛他挤出一丝笑,“那么,代价是什么?”
“嗯?”留里克也正坐起来,心中不禁嘀咕,这家伙不是托古尔德传话,许了一百个农奴的所有权吗?
心里的计划暂且压住,留里克反问,“那么,你会给我什么?”
“一百个农奴。我听说,你在遥远的东方开辟田亩,你缺少耕田的奴隶。我给你一百个善于耕田的奴隶,你意下如何。”
“就这?”
“太少了?”
“不算少。他们……都是男人?他们仅仅是农奴?”
比约恩想了想,索性实话实说:“都是卡尔家的奴隶,不仅有男人,还有女人孩子。”
“有多少个成年男人?”留里克强硬问道。
“有三十个。”
三十户小家庭?留里克思索一番,这个数量着实不能算少。以本时代的标准,三十户家庭就能构成一个北欧标准的“大村庄”。
但是,这不够。
“太少了,我要更多。你!”留里克拍一下胸膛,“我可是攻灭了整个哥特兰岛,现在你们梅拉伦人开始殖民那个小岛。等于说,你现在不仅是梅拉伦首领,还是哥特兰首领。你说,给我三十个男奴,就让我支持你做王,合适吗?”
“这……当然不合适。”比约恩拿出自己准备好的话术,“给你一百个奴隶,再加上附带的女人孩子,一共有二百三十人。”
这个数字着实让留里克高兴了一下。
但是,仍不合理。
留里克继续绷着脸说:“依旧不够。至少给我二百个男奴,以及他们的妻儿。还有去年的战争死了丈夫的女人,她们若没二度结婚,就全部交给我。”
“啊!这……这不仅仅是我付出代价,还是整个部族……”
“正是!”留里克继续严肃说道:“你要做全瑞典的王,你们梅拉伦部族要做整个瑞典的领袖。我只是向你要一点奴隶和贫穷的人,你居然在犹豫。”
“我……”比约恩自觉被这个小子轻视。
的确,比约恩其人本身就不是王霸之人,他想夺了卡尔的权势,现在大功告成反而变得保守。
这一情况留里克已经敏锐注意到。
比约恩想了想,又使劲咬咬牙,“有很多欠了租金的佃农,还有更多的农奴。我……可以给你五百人,其中至少二百名成年男子。这是我们梅拉伦的底线,不能再多了。”
五百人?这个数字确实超过了留里克的预期,组织一批多达五百的绝对听话的奴隶,命令他们带着开荒种地,并直接向罗斯公爵本人缴税。这样的农奴的确仍是农奴,但留里克决意不会向这种农户索要无度,灾年更是会给予能苟活的救济粮。
至少在梅拉伦人这里,农奴的死活,本地的富贵地主是缺乏保护意识。
但是,这不够。
比约恩等留里克给一个态度,换来的正是进一步的索要。
“给我五百个奴隶,我很高兴。不过,我是罗斯公爵。以我现在的实力,我可以立即召集五千名披着锁子甲的大军!你要相信,我没在吹嘘。”
留里克就是在吹嘘,却也不是完全吹嘘。比约恩从移民哥特兰岛的部族移民嘴里获悉,维斯比港山丘之东,那里到处都是战死者的骸骨。
被抓到的极少量藏到山坳苟活的原哥特兰人,他们诉说了大量战争细节。
现在的比约恩和整个梅拉伦的权势贵族都不得不承认,那成片的骸骨,都是罗斯军队的战争杰作。
故争取到罗斯人的支持,梅拉伦经历一系列的战争失败和政治变故,仍能把持瑞典的权势。
现在问题来了,既然作为瑞典的一部分,为何罗斯人不来做大王?
比约恩的底线正是拿出五百个奴隶买一个支持,想不到罗斯人还要继续索要。
难道还要一退再退?
比约恩压制住内心的怒火,他知道自己不能发怒,不能激怒罗斯人。
他索性试探性反问:“我们都承认罗斯的强大。那么,留里克,我的朋友,也许该由你来做瑞典王。”
“我?我知道你会这么问。但是,这个大王我不做。”
“为什么?你的权势明明很强大。甚至,事到如今我们梅拉伦人已经逊色于你。”
多种意义上比约恩所言是真,事实上得到了巴尔默克部族那两万人的同盟态度,加上诺夫哥罗德事实上的数万仆从,现在的罗斯人已经是事实上的仅次于丹麦的北欧小霸主。
比约恩的这些话术留里克只当耳旁风。
“即便我的罗斯很强大,我也无意做瑞典大王。的确,我们罗斯曾在湖畔居住,但是你们!七十年前将我们驱逐。现在罗斯强大了,你们让出权势,就以为我们领情了?我!留里克!不屑于做瑞典王,我要做奥古斯都,做弗拉基米尔,做亚历山大,简而言之,我要做世界征服者。”
留里克预估比约恩会被这远大报复震惊,奈何这家伙木讷的表情充分让他明白,比约恩根本不能理解。
留里克摇摇头,换一个婉约的口气:“我的心在北方在东方,我不会要瑞典王位,罗斯人对梅拉伦湖这片土地很伤心。”
奈何,比约恩对古老的历史也是一窍不通。他不能确定自己的祖先是否真的驱逐了罗斯人的先祖。看着留里克表现出的悲愤,也许确有此事。
“那么,我该如何满足你。你……你的条件都是什么?”
留里克果决道:“我不做瑞典王,罗斯也不是瑞典的下属。卡尔已经死了!我们罗斯公国,自动的脱离瑞典!从今以后,我与你,就是平起平坐的两个国家。”
“啊!你!你竟然要脱离我们!这岂不是和哥特兰人一样,是背叛……”
留里克耸耸肩,“没什么,七十年前我们罗斯人被你们驱逐。若不是先王奥列金决定攻击哥特兰攻击丹麦,如何邀请我们继续加入?以往我们只是名义上属于联盟,现在卡尔已经死了,合法的盟主死了,联盟随着奥列金家族的毁灭也为之瓦解,我又何谈背叛?所以,你觉得那些公爵拒绝你称王,真正的原因是什么?”
“是我不合法?!”
“你就是不合法,不过……”留里克举起双拳,“用武力,就能让它合法。所以作为两个国家,我们罗斯公国支持你做新瑞典王国的新大王。作为回应我们军事支持,你需要出让一些特权。”
“请讲。”
“第一,我们罗斯人在瑞典任何活动,不会缴纳任何税款。第二,我们罗斯人在瑞典犯罪,当交给罗斯,按照罗斯的规矩处置。第三,我要得到比尔卡的酒馆,以及半径50个stika的土地,作为我们罗斯人专营的商铺。”
似乎只是禁止收税罢了。比约恩对前两个要求,态度完全是无所谓。
比约恩立刻说,“第一和第二条款没问题。你们罗斯的商人一直很讲究契约,就是老奥列金在世,也不曾向你收税,甚至收税这件事就是你们发明的。”
留里克点点头,心里已经是哈哈大笑了。这个比约恩怕是因为时代的局限性,不知道“治外法权”、“领事裁判权”、“自由贸易权”和“关税自主权”全都不要了!
反观罗斯,这些权力留里克可是牢牢把控。
比约恩最终就在酒馆的事上纠结起来。
留里克摇摇头,“我必须得到酒馆,我要建立罗斯人专营的商铺。这样你们梅拉伦商人不必再跑到狭窄的古尔德岛贸易。以后我们的交易将因为坐落在比尔卡闹市的商铺进一步繁荣,而古尔德岛只会变成我们罗斯的仓库。只要认同了这些,我们签署书面协议,我!”
留里克又拍起胸膛,“我会当着所有首领的面,大声宣布我支持你做王。只是,下跪的战士礼就免了。我会支持你做瑞典国王,一旦你有意对外战争,我们罗斯也会派兵参战。”
比约恩的心脏在狂跳,他颤巍巍道,“好吧!我同意,我完全同意。我会召集所有的贵族议事,两天之内给你答复。不用担心,我们的同盟永固。”
显然,比约恩并不知道自己出卖了非常巨大的利益,才换来了罗斯人表面的“臣服”。
不!罗斯人甚至里子得了,面子也没有输。
这实际是初次的密会,留里克知道自己已经大获全胜。
比约恩和梅拉伦人的贵族,他们本也不敢向罗斯索要任何的税,不敢得罪这样一个有钱又军事强力的大势力。
战争的最终失败已经让整个瑞典吐血三升,再加上内乱的消耗。那些梅拉伦的地主贵族,除非是不是全员蠢货,才会伤害与罗斯的固有同盟。
哦,那停泊港口的两艘大船其实就是立在那里的罗斯威权,不是立给小民,就是针对梅拉伦贵族的恫吓。
所谓出卖一些利益,得到罗斯人对政变的认可,得到瑞典与罗斯的继续同盟。
不过,可悲的是,比约恩和他的朋友们经过紧急磋商,觉得自己支付的不过是小利益。
尤其是老家伙斯温,此人立主与罗斯的结盟。见得资深贵族如此坚定,其他人再无异议。
似乎,大家只是各拿出一点奴隶,再带人把部族的寡妇一抓,凑齐五百人扔给罗斯人就得了。
至于酒馆归属权,那东西本就是争辩后分给比约恩自己的,慷他人之慨,大家有何抱怨的?甚至以此削弱了比约恩的实力,大家反而暗爽。
因为,地主贵族们可不希望,比约恩成为新的“奥列金大王”搞什么个人霸权。大家不想做大王面对各种压力,大家只想分享王的权力捞取本家族的好处。
但那些人口实力联合起来都不能与梅拉伦竞争的小部族,他们必须承认梅拉伦是永远的霸权,必须承认梅拉伦的首领就是瑞典大王!
而这,就是所谓的瑞典版的“君与贵族共治天下”。
罗斯和留里克,依旧走在成为奥古斯都,成为第三罗马的大道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