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zaci都市小说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愛下-第一百七十二章:萬幸這次掉的是帕子展示-nnu1x

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小說推薦攝政王妃竟有兩副面孔
之前册妃宴时,因着裕太妃一直称病不出,原本沈落想利用淑懿坊的衣裳整一整叶倾城的事,便也不了了之了。
前次由连翘交代了淑懿坊,将缎子制成了两件衣裳,一件是太妃的仪制,另一件是王妃的仪制。
沈落并不爱穿那些明丽的颜色,本是为了对叶倾城略施薄惩,谁知她抓了华懿回去,反倒是引得沈落烧了建安侯府的院子。
比起原本制衣裳时起的心思,后来烧了人家的房子,自然更为解气,如此,那两件衣裳的事沈落便放弃了。
不过既然已经制成了,太妃那件依旧送于太妃,至于另一件王妃仪制的,沈落不爱那样的颜色,便想着送给鲁王妃。
两件衣裳虽都是明丽的颜色,但制样款式大不相同,不会逾矩无礼,送给鲁王妃,倒也是合适的。
这主意也是在昨日见过鲁王后临时打定的,今晨走得急,衣裳倒是忘在王府了。
不过即便没忘,沈落从平德街回去,还是得回一趟王府。
苏执下了朝,虽不会陪着沈落去看皇帝的妃子,但沈落还是要打声招呼的。
沈落上仙子楼不过片刻,回到马车的时候,华懿已经侯在外头了。
半夏扶着沈落进了马车,华懿最后进来,尚未坐定她便道:“是郦夫人过世了。”
平德街此刻已经喧嚣起来,华懿恍惚看见沈落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像是叹了口气,但外头嘈杂,到底没听清她是不是叹气了。
从潜入郦府见郦安然之时,沈落便知晓了郦夫人身子不好。
钻石总裁我已婚【完结】 寂寞烟花
大抵是册妃宴后郦大人忙着祭天祭祖的事,郦夫人少了照看,便……
哎,郦夫人一生没有自己的孩子,好不容易养大了一个,郦安然最后却被亲生父母拖累死了。
毒药……沈落心中默默念叨了一下。
如今西宛这个心腹之患已不足为虑,她也该查一查那毒药的来历了。
一行人又回了摄政王府,半夏得了吩咐去拿上了那两件衣裳,沈落同苏执说了一声,便自己先进宫了。
宫里头还是热闹,康府和田家都出了事,可深宫里头却还是一派繁华,转眼又忙着为鲁王接风的事了。
虽是为看万沛儿才提早进宫的,但既要看万沛儿,裕太妃册妃宴也是称病了,不去倒不好了,沈落便带着衣裳先去了一趟寿安宫。
通传了一声,不一会儿聂掌事便亲自出来迎了。
“王妃安好。”聂掌事笑眯眯行了正礼,便领着沈落往寿安宫里头走,她边走边道:“王妃来得可凑巧呢,咱们太妃正跟渝妃在里头说话呢。”
“那可真是巧得很呢~”沈落笑着应和。
那可真是不凑巧……
到了正殿,果然渝妃坐在太妃下侧,两人正说说笑笑,一派欢声笑语。
“挽辞来啦?”裕太妃见沈落进来了,笑呵呵招呼了一声。
“参见太妃,太妃安好。”沈落规规矩矩行了一个正礼。
“王妃见谅。”尤渝瑶并未起身。
坐在垫着软垫的牡丹团刻紫檀椅上,尤渝瑶巧笑着摸了摸肚子:“如今妹妹这肚子里头怀着龙嗣,身子不大爽利,只怕不便行礼了。”
“自然是龙嗣要紧。”
“哎呀!”
沈落话音刚落,尤渝瑶便紧接着叫了一声。
异界邪神 风韵杰
唯壹戰勝 菜鳥如
众人只看见她手边的一方帕子不知怎么飘飘然从桌上落下,正落在她的脚边。
“这帕子好端端的怎么掉下来了?”尤渝瑶嘀咕了一声,随即她抬起脸来朝着沈落歉疚一笑:“王妃姐姐若是不介意的话,能否帮妹妹捡起来?”
沈落挑了挑眉,不等她说话,太妃先开口道:“渝妃,这帕子掉了自然有丫鬟去捡,用得着劳烦摄政王妃亲自弯腰为你捡起来么?”
听起来像是在为沈落说话,可怎么听怎么让人觉得,是沈落仗着自己是摄政王妃,连弯一弯腰都不肯,觉得劳烦。
刚刚还笑眯眯叫‘挽辞’,眼下一转头又叫她摄政王妃了。
不过……沈落想,大约她和苏景佑说的那番话裕太妃是不知道的,不然怎会对自己仍是这般态度?
“太妃教训的是呢~”尤渝瑶笑道。
随即她又看向沈落:“是妹妹唐突了姐姐,想来姐姐是堂堂摄政王妃,这般无上尊贵的身份,妹妹怎好劳烦姐姐呢?”
魔法蛋糕店
这高帽子戴的倒是快……沈落心中冷笑一声。
不等沈落说话,尤渝瑶眼珠一转,似乎又打起了别的主意。
傭王 赤研
她抢在沈落开口前立马又道:“既然姐姐不愿意,那借姐姐的奴才一用想必还是可以的吧?”
沈落一时无语:我还没说是不愿意还是不方便呢,你又知道是不愿了?再说了,你自己不是有丫鬟么?
尤渝瑶的目光落在沈落身后的华懿身上:“就你吧,把你手上那劳什子衣裳放一放,先帮本宫把帕子捡起来吧。”
后宫之中,嫔位可为一宫主位,而嫔位以上的妃位,贵妃等,都是独占一宮,故可称本宫。
重生之古董大亨
虽是刚刚封了妃,尤渝瑶这派头却是这么快就摆起来了。
原本是半夏和华懿陪着沈落一道来的,但半夏对宫中规矩不熟悉,便被沈落留在了寿安宫外,只带了华懿进宫。
可华懿的脾气……沈落脑子里想起了华懿被关在建安侯府时的模样,显然,华懿是一个有傲气的人。
生怕华懿一时犯脾气惹出事来,沈落忙道:“妹妹哪里的话?妹妹身怀大肚多有不便,做姐姐的为你弯弯腰捡一方帕子罢了,姐姐怎会不愿?”
说什么姐姐妹妹的,沈落是不愿的。
谁愿意跟这么一个没脑子的女人称姐妹?
一心报复人,却是一点眼力见儿都没有,连华懿手上奉着的衣裳也看不出是给谁的,只会逞一时之快。
不过鄙夷归鄙夷,面子上的功夫总是要做的,沈落说完便上前几步,弯腰帮尤渝瑶把帕子捡了起来。
“姐姐对底下的奴才可真是好啊,竟如同亲姐妹呢~”尤渝瑶阴阳怪气道。
沈落不接这话,只笑了笑道:“妹妹可要拿稳了,毕竟妹妹是怀着龙嗣的人,怎能还这么不小心?万幸这次掉的是帕子,下次可就不一定了……”
说着,沈落意味深长地看了尤渝瑶的肚子一眼,只看得尤渝瑶一阵头皮发麻。
“你——”
“太妃~”沈落打断了尤渝瑶的话。